分类
新闻动态 新闻资讯

全国听力语言康复培训班庆典

来源:健康报网
中国康复研究中心隆重举办“全国听力语言康复培训班二十周年庆典”


图为中国康复研究中心主任李建军致辞

3月21日晚,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在北京前门建国饭店隆重举办“全国听力语言康复培训班二十周年庆典”。李建军、董浩、宓忠祥等中国康复研究中心领导,以及日本JICA事务所中川闻夫所长、日本大使馆一等书记官柴田拓己、中西部地区康复人才培养项目顾问藤泽茂子、在培训班中多次任课的白坂康俊、齐藤吉人、齐藤裕子等日本嘉宾出席了庆典。李建军主任和董浩副主任分别在讲话中对活动的举办表示热烈地祝贺,感谢日本专家在日本刚刚出现强烈地震和海啸的情况下,按计划赶到我院参加活动。他们充分肯定了20年来听力语言科和日本专家的卓越工作。并希望听力语言科的同志们继续努力,为我国的语言康复治疗做出更大的贡献。


图为听力语言科主任李胜利教授致辞

听力语言科主任李胜利教授在讲话中衷心感谢中国康复研究中心领导和各部门多年来对培训班的大力支持,以及JICA项目和日本专家的热情援助。回顾了20年来中国听力语言康复事业的发展历史,总结了培训班承办20年来的成功经验,强调了今后听力语言康复专业的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发展方向。

分类
新闻动态 新闻资讯

我国每年新增听损儿童3万余名

文章来源:新华网
我国每年新增听力损失儿童3万余名 需尽快植入人工耳蜗
新华网南宁专电(记者何丰伦)“我国现有听障人士2780万人,其中重度以上的听障人士84%,而且每年还新增听力损失儿童3万余名。对于重度听障人士而言,应该尽快选择植入人工耳蜗,以最大限度地重返有声世界。”近日,中国医学协会耳鼻咽喉科学分会常务理事、广西医科大学副校长唐安洲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告诫患者。
唐安洲告诉记者,听力损失要早预防、早发现、早治疗。轻度听力损伤,可使用助听器进行干预治疗;中、重度听力损伤,则需要选择人工耳蜗等植入式听力解决方案。
全世界最早发明人工耳蜗的国家澳大利亚,早在10多年前澳科利耳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就开始发现中国庞大的听力损失人群。澳科利耳大中华区总经理梅森介绍,澳科利几乎占全球植入人工耳蜗市场的75%,目前已有8500多位中国用户选择了植入人工耳蜗。
唐安洲告诉记者,对于听力障碍人士而言,3岁之前是植入耳蜗、进行听力培训、恢复听力的最佳时机。不少孩子家长由于缺乏这一基本常识,在孩子过了这一段语言形成的“黄金时间”之后,才选择植入耳蜗,结果后期康复状况很不理想。

分类
听力 新闻资讯

好动宝宝的助听器护理

来源:诺亚新声技术服务中心
姚某某小朋友,男,8岁,双耳佩戴某进口品牌大功率助听器3年,前两年助听器没有出过任何问题,补偿效果较好,没有维修记录,第三年双耳助听器交替出现无声状况,而且助听器内部很脏,常有线路腐蚀现象,返厂维修。
维修记录:麦克风更换4次;放大器清洗2次;放大器更换一次。
频繁的维修让孩子的家长对助听器的满意度急剧下降,也耽误了孩子正常佩戴,影响听课效果。
情况归纳
1、 8岁男孩,双耳佩戴大功率助听器
2、 进口品牌,有质量保障
3、 补偿效果好,满意度高。
4、 佩戴3年,近一年出现反复维修现象。
5、 助听器反复维修,影响到孩子学习。
案例分析
根据以上情况归纳,我们不难发现矛盾之处:助听器为进口品牌,有质量保障,刚使用3年,没有超出助听器的常规寿命(5—7年),前两年没有任何问题,但近一年内出现频繁维修现象。
厂家工程师对该情况进行了多次了解,发现姚某某小朋友自上小学后就酷爱体育运动,经常和同学一起跑的大汗淋漓。在家常年和奶奶一起生活,缺乏家长的细心照料,对于助听器也没有进行日常保养的意识,孩子回家摘下助听器也是随手乱放,没有避开家用电器和自身静电。
根据以上情况分析,我们找到了孩子助听器反复维修的原因及解决方法(见下表):

总结
助听器的使用寿命与日常维护、保养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要想让助听器更好更持久的发挥效力,就要了解它的特性,知道它怕什么,更要像爱护您的单反相机一样,保护它,护理它。
助听器维护保养要做到“六防”:防潮、防尘、防震、防电、防高温、防腐蚀。
防潮每天取下助听器,电池拿出来,放在专用的干燥盒里面,特别避免机器在潮湿的环境中使用,如,洗头、洗脸、下雨、出汗。
防尘经常做好机器的清洁工作,每天要定期清理耳垢和粉尘。
防震机器做到轻拿轻放,避免从高处摔下来
防电助听器放置要远离电器;避免在穿脱衣帽时产生的静电,将放大器击穿。
防高温避免用电吹风、火烤来对助听器进行干燥
防腐蚀避免因电池的化学反应而对助听器造成腐蚀以及耳内分泌物对机器造成的腐蚀,不用的时候取出电池,对机器机壳、出声孔、通气孔等部分进行清洁。

分类
听力 新闻资讯

小儿主观行为测试方法介绍

来源:诺亚新声技术服务中心
当知道孩子有听力障碍时,大部分的家长肯定都想知道到底给宝宝多大的声音他才能听到?孩子的听力障碍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这时我们就需要凭借一些检查手段来了解孩子的听力情况。
上一期通讯中我们针对小儿常见听力学临床测试方法做了一次概述的介绍,其重点就是给大家强调了一下主观测试与客观测试在测试方法及意义上的不同。本期我们针对主观测试的三大类测试方法展开更详细的介绍。
主观测试

行为观察测听 BOA
利用“发声玩具”对孩子进行声刺激,观察孩子对声音的反应进行判断。临床上常适用于6个月以内的婴幼儿测试。
如用手鼓(主频)在孩子视线范围之外敲击发声,并用声级计对声强进行实时记录。当孩子感觉到声音时,就会出现瞪眼瞳孔放大、抬头、停止手中动作、转头寻找声源等表现,通过记录这样的表现及声强和频率的变化,我们可以对孩子的听力状况有个大体的了解。
视觉强化测听 VRA
当给儿童一声音刺激时,并加以视觉的奖励(如会跳舞的小熊),从而建立儿童听到声音就给予反应的条件反射,以此来判断儿童听阈。临床上常适用于7个月~2.5岁的小儿听力测试。
在这个测试过程中,需要有两个工作人员进行配合来完成,一个为测试者,一个为诱导者。测试者负责给声及视觉奖励,诱导者负责吸引孩子的注意力,并诱导孩子建立正确的条件反射。只有建立正确的条件反射,才能得到准确的测试结果。
游戏测听 PA
让孩子参与一个简单、有趣的游戏,教会孩子对声音刺激做出明确可靠的反应,以此来判断孩子听阈。临床上常适用于2.5~6岁的小儿听力测试。
临床上常用的游戏方式为“听声放物”,即听到声音,放下玩具。
听声放物只是游戏方式的统称,能达到这一目的的游戏方法很多,如,听到声音拨一个算珠、放一个积木、插个卡片、敲一下积木等
意义
以上主观测试不仅可以用来测试孩子裸耳听阈,也可以在声场环境中评估孩子助听听阈。这些测试需要孩子对声音产生反应并通过某种行为表现出来,因此,测试结果可表明听力损失程度、性质和听力损失对孩子交流能力的影响。先进的电生理测试虽可通过客观听力检查方法获得听觉敏度反应值,但它不能全面反映小儿真实听力情况,所以小儿客观的电生理检查不能替代行为听力测试。
通过以上检查手段我们就会得到孩子在不同频率上(250Hz~8000 Hz)的听力损失,也可以通过计算500 Hz、1000 Hz、2000 Hz、4000Hz四个频率处听力损失的平均值来得到孩子的平均听阈,从而评估孩子听力损失的程度,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轻度、中度、重度、极重度听力障碍。

分类
康复知识 教学园地

李心怡:AVT在大陆的发展

李心怡
国际认证听觉口语治疗师 (LSLS Cert. AVT)
听障儿童康复专家
第一批接受加拿大籍听觉口语专家Judith Simser培训的老师
于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进修“听障教育硕士”
2006年通过国际听觉口语治疗师考试。
现任职科利耳公司康复主管,负责组织教师家长培训课程和开发康复资源。
 
可以说,从某种程度上,李心怡老师见证了中国大陆听觉口语法的发展。从2007年来到中国大陆参与第一批听觉口语法的教师培训开始,三年多的培训和推广工作,让她对大陆各地听觉口语法的发展有了更为切身的体会和深刻的思考。虽然在这过程中遇到不同的挑战,但她对未来的发展依然充满信心,她不止一次提出,“一定要给大陆时间”,话语间流露的不仅仅是对这份事业的热爱更是对中国大陆情况的深切感触。
心怡老师第一次接触听觉口语法是在1996年,在那一年她有幸认识了雅文基金会创办人乔安娜女士,并且受邀看到了乔安娜当时还在上幼儿园的女儿的一堂治疗课,当时对“听力损失”和“听觉口语治疗”一点都不了解的她被这样一堂有意思的课程深深地吸引了。“好玩的玩具”和“全家老小都在场上课”成为了她对这堂课最深的印象,那时的她多么希望自己将来也能从事这样有趣的教学。
幸运的是,心怡老师有机会成为雅文第一届培训种子教师,并开始了她的“听觉口语的学习之旅”。可能当时的心怡老师也没有想到,她在听觉口语法学习道路上的执着和热情不仅让她拿到了内心期盼已久的听觉口语治疗师国际认证,为台湾培训了一批优秀听觉口语法教师,也为大陆康复教学的发展带来希望。
心怡老师说,她能获得听觉口语治疗师的国际认证是因为拥有“渴望的心”和“恒心”,事实上,心怡老师也将这两颗心带到了大陆,所以她坚信只要给中国大陆时间,一定可以的。
2007年11月,当听觉口语法在台湾的发展已经开始在不断完善,心怡老师选择来到了大陆,她希望能将这样好的教学方法带给内地患有听力损失的孩子和家庭。来到大陆之后,心怡老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参与大陆第一批由中国聋儿康复中心、澳大利亚皇家失聪失明学院和科利耳公司三方合办的“听觉口语法理论和实践”教师培训。经过这次培训,三位优秀学员的出现让心怡老师开始看到听觉口语法在中国大陆推广的希望。因为心怡老师看到的不仅仅是三个优秀的听觉口语教师,而是他们未来的影响力:如果三位学员能够真正将听觉口语法应用到实际教学中,成为种子教师,那么他们会影响更多同样优秀甚至更优秀的教师。
来大陆三年多的时间里,各种形式的培训、一次又一次的督导占据了心怡老师的大部分时间,大家都说心怡老师是这个行业不可多得的财富,她的热情和对专业的执着让更多患有听力损失的孩子和家庭开始因为这样的教学法而受益。交谈中,提到某个老师对此教学法的掌握和成绩,心怡老师的脸上也会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但是言谈之间,她提出更多的是目前在培训操作中所遇到的挑战和可能的解决方案。
长期的培训让她对这个行业的挑战有着更为深刻的认识。
一方面,国内的培训太少,只能覆盖到非常有限的一部分教师。心怡老师说,每当她想到、看到很大一部分老师对听觉口语法一无所知,而且更没有办法接触到培训,她就会感到心痛,因为她太希望能够让更多的老师接触到这样一种对孩子成长影响重大的课程。但目前中国大陆专业教师供不应求的现状,只能将培训机会更多的留给省级以上的康复机构,难以覆盖到市级机构、私立机构、教育体系的聋校。所以,在心怡老师看来,我们必须搭建更多的平台,为更多的教师能够接触培训创造条件。
除此之外,听觉口语法教学的培训需要的是长线操作。心怡老师说,一位成熟的听觉口语治疗师的养成通常需要三年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有大量的进修和督导的协助。而目前大陆培训的时间都以集中式进行理论课程为主,实践部分常因学员人数众多,有经验的督导过少和时间的限制等原因被简化甚至忽略。而恰恰这个环结是至关重要的。据心怡老师回忆,第一届和第二届所培训的学员,大多是回到各自康复中心后因缺乏有经验的督导作个案分析、讨论,常常是闭门造车,很容易就回到以往的教学模式。
最为重要的是,听觉口语法所需要的“跨团队合作机制”在国内尚未建立。听能管理是听觉口语法成功实施的基本要素,但是国内听力和康复专业是分开操作的。由于目前国内非常缺乏优秀的听力师,而康复教师在听力学上的专业知识非常薄弱,两者之间更难以形成有效的沟通。心怡老师举例说,在主持个案教学研讨的时候,会要求看到听力档案,但是很多时候,老师提供的档案往往是信息不完整的,可能会出现缺乏中耳的检查、无行为测听结果或并非是近期的检测结果等问题。这种信息上的不足,对于个案讨论在效率上会大打折扣。反映到具体教学操作中,就是经常会有老师因可能影响因素搞不清楚,而不知道哪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最终会被学生的康复问题困扰而不知道从何下手。其实,在孩子康复过程中会出现许多可能的影响因素,包含听力的确诊、变化、辅具的合适性或是孩子自身有其它的状况,或是家长的因素等,判断影响康复进步的因素有赖于常规听力检查的信息收集、林氏六音的检查、家长的报告和老师的评估,这当中需要通过“跨团队的”协作方式沟通确认,所以听力师、康复教师和家长的交流是有必要的,但是目前这样的跨团队的合作模式不论是在医院或康复中心都尚未形成。
在心怡老师看来,听觉口语法在中国大陆推广的时间毕竟还很短。所以难免会遇到各种挑战。在国外,她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发展才成为一种主流的康复教学方法;在台湾她发展了十几年的时间才有现在的成效。而且同台湾和国外其他国家相比,大陆的聋儿康复事业发展还不成熟,不管是专业教育、思想观念还是学术研究都处在一个起步阶段,听觉口语法在中国大陆的发展确实需要时间的积累。但是,随着政府主导力量的加强,比如中国聋儿康复研究中心携手台湾雅文基金会的大力推广,一系列由民间机构所开展的教师培训课程,以及包括北京听力协会在内的行业专业平台的搭建,相信有朝一日,越来越多患有听力损失的儿童和其家庭会因这样的方法而受益,就让时间来见证听觉口语法在内地的发展吧!

分类
新闻动态 新闻资讯

中美特教专家探讨聋儿教育方式

中美特教专家召开圆桌会议交流聋儿教育方式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特殊教育专家Cheryi DeConde Johnson博士主持会议


圆桌会议现场

3月22日,由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主办的中美聋儿教育圆桌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由科罗拉多大学著名的特殊教育专家Cheryi DeConde Johnson博士主持,山西省教育厅基教处处长徐建和,瑞士听力学家Mr·Evert,北京市东城区特殊教育中心校长周晔,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书记曲学利,北京启音实验学校校长王克南,天津市聋人学校校长李强,南京市聋人学校校长陈金友,郑州市残疾人教育中心主任张洛梅、杭州聋人学校校长蒋春英、宁波市聋哑学校校长陈志军、徐州铜山聋校校长裴洪光、武汉二聋校长罗跃萍、石家庄特殊学校副校长李薇、深圳元平特殊教育学校主任张春、上海启音幼儿园园长沈巧珠、南昌启音学校副校长张景华等聋人教育专家参加会议。
Cheryi DeConde Johnson博士介绍了美国聋人与重听学生教育的四大趋势,即:大部分听障儿童在正常教室接受教育(6~21岁);一个教育计划满足所有学生的需求;顾问模式的聋人教育和聋校在校内外提供更多元的课程来发现学生多变的需求;以及教室环境的声学要求和评估,目标是将学生塑造成一个成功学习者。与会专家、校长就聋教育与普通教育融合的管理、政府部门对于聋教育的保障体系、聋儿教育的实践经验等方面进行了讨论和研究。

分类
康复知识 教学园地

吕文琬:AVT教学的常见问题

来源:聋康网
吕文琬:AVT在实际教学应用中的常见问题

吕文琬 Wen-Wan (Janet) Lu,台湾国立高雄师范大学听力学语言治疗研究所毕业,具有国际合格认证听觉口语治疗师认证照(LSLS Cert. AVT),同时具有台湾听力师执照和语言治疗师执照,目前从事听觉口语法教学,语言治疗和听力师工作。
对于接触AVT不久的大陆听障儿童康复教师而言,在实际教学操作中经常会遇到一些困惑和难题,亟需专业指导。因此,聋康网特别采访了吕文琬老师,她全面的理论知识和丰富的教学实践,可以为AVT教师的实际教学操作提供更多的帮助和指导。以下是采访内容:
聋康网:在您看来,一名合格的AVT教师应该具有哪些特点和能力?
吕文琬:我认为应当从两个方面来衡量:
人格特质:需具有爱心及耐心,真心喜欢及接纳小孩,并喜欢与人互动。
专业部分:具有听觉口语法五大领域的专业智能,并能够确实将其专业付诸实践。 另外,也需具备喜欢吸收各种相关领域新知识的特质。
聋康网:初次进行AVT教学的老师常会出现哪些问题
吕文琬:对于刚刚接触AVT教学的老师来说,经常会遇到以下几个问题:
1、没有以听能为优先来进行教学
这是所有新学习听觉口语法的老师最常有的问题。老师或家长们习惯让活动进行,但忘了最重要的是“听能优先”,也就是在发展语言或认知能力同时,要让倾听技巧也发展出来。常见的问题就是“边说边做”或“先做再听”,但其实最好的方式是“先听再做”,给予孩子倾听及反应的机会,并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及机会去“记住和认识”声音的意义。
2、拼命教孩子,未让家长参与课程进行
听觉口语法是一个需要家长高度参与的康复方法,因此在「真正」的听觉口语治疗课中,听觉口语师最重要的目标之一是指引并教导家长去了解孩子目前的程度,如何在家进行教学,如何去倾听,如何往下个目标前进。
通常在进行活动时,AVT随时都在评估孩子及家长状况,因此在示范新的活动目标后,通常会给家长许多的机会来参与课程并进行课堂演练。并且花许多时间来跟家长解释我为何要以此为目标,为何要如此做,她在应家如何进行目标。 另外,我每个活动都有让家长参与的机会,甚至会让家长当示范或主导部分目标的进行,藉由这样的参与,我可以更了解家长的困难、他与孩子的互动关系以及他不了解孩子的程度;这样更可帮助身为治疗师的我找到更合适的指导方法来协助家长在家教导孩子。
唯有家长与治疗师同为好伙伴,且明白和认同治疗师的教学目标和方法,这个方法才能成功。
3、未依孩子程度及其家庭状况给予适合的教学指引
老师的课程设计及目标常常只能在学校或康复中心做到,回到家中,家长不知如何利用家中环境来进行练习,因此造成部分家长拼命买与老师课堂上相同的玩具或教材或是回到家完全无法掌控孩子。虽然我也在治疗课上用许多玩具及教材,但我一定会告诉家长如何利用他家中现有的环境及事物来进行同样的目标练习。我们要考虑到家长的现实面,并依孩子的程度及家中状况来设定他该有的目标或活动,这才是以家庭为中心 (Family center)的康复方法的重要思想。
聋康网:您认为AVT教学得以有效实施的关键在于?
吕文琬:作为一种团队教学模式,AVT的实施要受几个方面因素的共同影响,包括:
1、孩子的听觉潜能(良好的听觉管理)
2、家长的深度参与(与治疗师形成重要的伙伴)
3、治疗师的专业(治疗师有专业的知识和能力来协助家长与孩子发展全面的听语康复)
4、专业团队的共同合作
聋康网:在您看来,您的听力学背景对于AVT课程的实施有哪些帮助?
吕文琬:在听觉口语法的十大原则中,明确指出支持「早期发现听力损失及早期康复」的概念, 另外对于「良好听能管理」的重视也是听觉口语法在科技进步的现今得以持续受到高度重视及应用的有利基础。
我的听力学知识不仅让我更了解听力损失所带来的可能限制,同时也让我知道如何利用专业知识和科技来让这些限制减低到最小。这对于「以听能为优先」的听觉口语法来说十分重要的,试想如果听不见也听不好,如何能学习倾听并利用听能来学习各种领域的知识呢?
而要将听力损失限制减到最小,意味着对于孩子的听损程度(轻度/中度/重度/极重度)及听损类型(传导型/感觉神经型/混合型)要有正确的诊断;另外也需要对相关病症及症候群的影响及预后有相当的了解。有了正确的诊断才能有合适的听能辅具建议和选配,这样才能让听力损失的孩子不仅听得到,也听得清楚。更重要的是,更能为未来可能出现的状况做预防并建议出合适的康复模式。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研究所时选择专攻听力学,且专职于婴幼儿听力学及新生儿听力筛查的原因之一。这也是为何我一定要在演讲中教会康复老师去了解基本听力学的重要因素。
聋康网:AVT教学是否能够同“言语矫治”相结合用于听障儿童言语康复?怎样处理两者的关系?
吕文琬:基本上, 在国外及台湾,听觉口语治疗师和言语治疗师都是听觉口语法的专业团队成员之一。 我们的工作是互相合作来帮助听力损失的个案能听得好及说得好。
我必须要说,许多听得好且从小开始康复的听损儿童,他们并没有所谓的构音问题或口腔功能不佳的状况,因此他们的言语能力得以在听能和语言技巧增进的同时,依正常儿童发展的模式来自然发展。 对于这类的听力损失儿童,治疗师并不需要叫儿童一直去做口腔按摩,舌操或看唇型,相反地,我会把重点放在他们的倾听技巧的发展,然后利用语音发展的顺序来跟他玩许多的超音段、前语言发展技巧和语音游戏。通常,这样的方式让儿童很自然地就将言语发得好及清楚(当然也是与正常小孩发展一样是循序渐进的),最重要的是所表达出来的言语是自然且生动的。
对于那些从小未能配戴合适辅具学习的听损儿童, 通常他们会呈现十分类似的”聋人语言(deaf language),也就是习惯用喉音或后位音来发所有的音素,声母常被省略,元音发展不完全,且语调通常单调且有时会过于尖锐或高亢。 这个时候我们可能会用一些语言治疗师所用的矫正方法来做言语训练的方法之一。但不同的是,即使我必要时会让儿童看口型及感觉气流或舌位,但我一定会在给与视觉提示后再将听能放回; 也就是让其知道正确发音方法后,还让声音与语音作结合,使他形成声音的记忆,而不是只有口型记忆。 另外,我依然会按照正常儿童的语音发展顺序来帮助这群儿童发展言语技巧,因为听障儿童的言语困难通常是因为听不到或听不清楚部分音素所造成的。
这样的模式或许跟内地传统的视觉或碰触型的语言治疗手法不太一样,但对于听力损失儿童要训练言语来说确是重要且必要的。
因此,AVT教学是否能够同“言语矫治”相结合用于听障儿童言语康复?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可以的。 但是既然是AVT,那就要记得你永远都是以听能为优先,以听能做结束. 如果你只有不断地练舌操,按摩或看口型,那么那就只是构音治疗(只是正统语言治疗中的一小部分),也并不是听觉口语法。
聋康网:目前听障儿童康复一般可以选择哪几种方法?和其它方法相比AVT有哪些独特之处?
吕文琬:在听障教育的历史中,有许多方法可以选择:
有手语(Sign), 全交流(Total communication), 口手标音法(Cued speech), 语调听觉法(verbal tonal method), 听觉说话法(Auditory-Oral approach), 听觉口语法(Auditory-Verbal Approach).
我认为并没有任何一种方法是最好的, 家长选择康复模式应该是选择对儿童最适合的方法才是最佳的。
在这些方法中,听觉口语法的独特之点是以『以听能为优先』(不是一直看或给与过多的视觉提示);强调利用「科技」对听损人士的帮助,来将听潜能发挥到最大。另外,AVT也是所有方法中最强调家长的参与,并依照正常儿童的发展顺序来发展听损儿童的各种能力,其最终希望的目标是日后听损儿童能够在正常社会中独立自主并为自己代言(也就是最终目的是融合或回归到主流社会中)。
聋康网:怎样处理AVT同其它康复方法的关系?
吕文琬: 同上所说,每个方法都有各自的优缺点,没有一个方法是最好的。重要的是那一种方法最适合您的听损儿童及您家庭的状况。
一个合格的听觉口语治疗师会了解各种方法的基本原则,并且在持续诊断式教学中去。
评估听觉口语法对某个孩子的帮助及适合性。如果听觉口语法不适合这个孩子,我们都会适度地将孩子转到适合他的方法去学习。如果听觉口语法适合这个孩子,那么我们就尽其所能帮助这个孩子学习听与说,并协助他日后融合在主流社会中。
因此,不需要特别去处理彼此的关系,而是应该彼此了解及尊重各种方法的主旨和原则的。
聋康网:您对内地AVT未来的发展有怎样的看法?
吕文琬:在国外,由于听觉口语法已被大部分听损人士所熟知及认同,但因取得此专业证照的专业人士仍不足以应付庞大的听力损失人口, 因此目前AG Bell协会的目标是放在让更多人能接受专业证照的认定及取得; 也就是推广更多人投入听觉口语治疗师(LSLS Cert.AVT)的行列中。
但在内地, 真正认识及使用听觉口语法的人并不多。 几年培训出来的师资只有几个开花结果,因此我期望能让更多老师认识听觉口语法,并且真正去实践它, 因此持续地长期有质量的师资培训和观念宣导仍应继续进行。但是,这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大笔的金钱,人力及时间的投入,最重要的是领导的支持和具有爱心的老师之无私投入。 我们目前已经有一些种子老师在大陆持续地用听觉口语法进行教学,这几年下来也看到很多成功的案例。我期待这些老师能持续下去,并再次进修让自己更上一层楼。
更重要的是,我认为应该加强对家长的教育,让家长明白他也是康复中很重要的一份子,协助家长有能力去帮助他的孩子,而不是把教学重担全放在老师身上。唯有家长倾力配合,孩子才能真正持续的进步。我在大陆这两年中接触过很多家长,有的家长真的十分投入,因此孩子也教得特别的好! 我希望这些家长有空也可以跟其它家长分享他们的心得,帮助其它家长成长。
身为一位合格听觉口语治疗师, 我持续用我自己微小的力量在推广及实践这个方法。我用实际教学、网络、演讲和文章来传达听觉口语法的优点及力量,期望帮助到更多需要帮助的人,也期望更多的老师及家长投入。
在大陆,我已经看到听觉口语法的种子慢慢发芽,我期待更多有力的支持及协助加入,让这个芽慢慢成长茁壮,并在不久的将来形成绿荫来照护到更多需要帮助的听力损失人士。

分类
公益慈善 新闻资讯

瑞典慈善机构捐赠甘肃聋儿

来源:青海日报
瑞典“改变生活”慈善机构为甘肃省聋儿捐赠助听器
3月23日,瑞典“改变生活”慈善机构的爱心人士专程来到西宁,为甘肃省聋儿听力语言康复中心在训聋儿捐赠助听器。
“改变生活”慈善机构此次带来了由瑞典之雪公司捐赠的26台助听器,捐赠给了甘肃省聋儿听力语言康复中心的13名在训聋儿,这些孩子家庭贫困,年龄最小的3岁,最大的6岁。据甘肃省慈善总会相关负责人介绍,瑞典“改变生活”慈善机构自1994年起为甘肃省残疾儿童奉献爱心,至今已为省特殊教育学校、省聋哑学校、循化撒拉族自治县的近200名听障儿童捐赠了价值80余万元的助听器。

分类
听力 新闻资讯

听障分级及小儿听觉言语发育

来源:聋康网
我们在工作中,常常听到家长或医生说这个小孩是极重度或重度听力损失,听到这些名词,我们都不难区分它们所代表程度的不同。但是,当我们只有孩子的平均听阈时,我们又怎么去定义程度呢?下表就给出了分级标准:
听力障碍分级与听力残疾等级对比表

 
不论是家长还是老师,都需要观察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听觉言语发育是否正常,哪些方面还存在问题。但是评估的标准是什么呢?下面就给大家介绍“正常小儿言语—语言—听力发育”的规律及表现:
正常小儿言语—语言—听力发育
3-6月:听觉-口语
4月50-60dBSPL头慢慢转向声源方向;
发出各种声音ba-ba和ga-ba;
喜欢自得其乐咿咿呀呀学语;
喜欢聆听玩具发出的声音;
可以随意变换嗓音的音高/调;
眼睛和头可以转向声源。
9-12月:听觉-口语
25-35dB SPL声音直接向下转头寻找声源;
能区分愉快/生气语气并做出不同的反应;
对轻声或大声能快速将头转向声源;
对叽叽喳喳的说话做出反应;
能正确运用2-3个简单的词;
当被要求时可以放弃手中的玩具;
对“不对”指令能做出停止的反应;
能听从简单的管理指令。
3-4岁:听觉-口语
能询问和回答简单问题;
能创造简单的句子;
能有目的使用语言;
能按时间排序事件;
有对话/谈话技巧但有重复口吃;
正常情况下可发生讲话不流利。

分类
政策法规 新闻资讯

十六名聋儿将获免费人工耳蜗

株洲市残联将为16名聋儿装配人工耳蜗
来源:株洲网
3月18日召开的株洲市残联工作会议透露,今年市残联将免费为16名聋儿实施手术,装配人工耳蜗。
株洲市现有听力残疾人5.92万名,但是,人工耳蜗仅澳大利亚、美国等少数国家能生产,每副最低也需要14万元,这是横亘在孩子有声、无声世界之间的一道鸿沟。
株洲市残联称,为16名聋儿装配人工耳蜗,仍然是杯水车薪,希望更多的爱心企业、慈善组织共同努力,给残疾人带来福音。
据悉,为推进残疾人社区康复工作,株洲市残联还将为30名聋儿提供救助训练,为800名精神病患者免费提供药物,救助110名残疾学生,完成100户贫困残疾人危房改造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