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康复知识 教学园地

访吴建民:“言语康复”常见问题

编辑|钟一民

吴建民老师从事言语康复研究已有十多年时间,目前在郑州康园听力言语康复中心从事言语矫治和培训工作。丰富扎实的理论知识和多年的工作实践,使他对言语康复有着很深的体会。本刊特别就这一话题采访了吴建民老师。以下是具体采访内容:

记者:言语康复是听障儿童康复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内容,请您就此谈一谈。

吴建民:首先,我们分析一下,是哪些主要因素阻碍了听障儿童回归主流社会:

一是由于听障儿童听神经系统的损害,致使他们听力下降,出现不同级别的听力损失;
二是由于听障儿童的听力损失致使他们启动听觉器官、接收语音信息的能力下降,导致大脑皮层听觉中枢发育迟缓,出现了听觉障碍;
三是由于听障儿童的听说系统不能建立正常的反馈链,致使他们的言语呼吸、发声以及构音功能退化,出现了言语障碍。
四是由于上述的原因,导致听障儿童大脑皮层语言中枢发育迟缓,出现了语言学习困难,认知发展滞后。

正是上述四种主要因素,导致了听障儿童不能很好地融入主流社会,这里,言语障碍是阻碍听障儿童回归主流社会的主要因素之一。

再者,言语是语言理解、表达的方式之一,当言语出现障碍,势必影响人类的交流和思维。

由此可见,言语康复在听障儿童康复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记者:结合您多年的实践和研究,我们应该如何更准确的理解“言语康复”?

吴建民:世界卫生组织(WHO)将康复定义为综合地、协调地应用医学的、教育的、社会的、职业的各种方法,使病、伤、残者(包括先天性残)已经丧失的功能尽快地、尽最大可能地得到恢复和重建,使他们在体格上、精神上、社会上和经济上的能力得到尽可能的恢复,使他们重新走向生活,重新走向工作,重新走向社会。

结合自己多年的临床实践,我理解的“言语康复”是综合地、协调地应用医学康复、教育康复等各种康复的技术和方法,使言语障碍者已经退化或丧失的言语功能尽快地、尽最大可能地得到恢复或重建,进而使他们的言语能力得以提高,能够正确运用言语能力进行沟通交流,同时接近或达到同龄健听儿童语言思维的发展水平。

就言语康复的理念而言,我认为应当秉持有机整体的全面康复理念。这是因为,言语的活动过程是一个有机整体的活动过程。是完成言语所需要的各器官、组织生理能力和语言认知能力的相互协同、相互支持、有机统一的活动过程;康复的干预手段又包括医学的康复、教育的康复、家庭的康复、社会以及职业的康复等方面。因此,言语康复应当是有机整体的全面康复。

记者:言语康复内容都有哪些?难点在哪里?

吴建民:我认为言语康复的内容应当包括:言语功能的恢复和语言认知能力的提高。言语功能的恢复应当包括:言语呼吸功能的恢复、言语发声功能的恢复、言语构音功能的恢复;就语言认知能力的提高和言语功能的恢复而言,其难点应当是言语功能的恢复。

记者:据您了解,康复教师在对听障儿童进行言语康复训练时存在的问题或误区有哪些?有哪些需要注意的?

吴建民:这个问题我谈不好,在这里,我仅给予我的同仁们提个建议。在对听障儿童进行言语康复训练时应认清导致听障儿童出现言语障碍的原因是什么?即由于听障儿童的听说系统不能建立正常的反馈链,致使他们的言语呼吸、发声以及构音功能退化,出现了言语障碍。再者是由于语言认知能力滞后,出现了言语障碍。

因此,在对听障儿童进行言语康复训练时,应以言语功能的恢复为基础进行言语康复训练,并且应当秉持有机整体的全面康复理念。

记者:请和我们分享一些言语康复的方法或技巧。

吴建民:很多言语康复老师这样问我,我一般都是这样回答的,言语康复没有技巧,如果真要是谈言语康复技巧的话,那就是在对听障儿童言语障碍评估的基础上,在习得某个目标音时,你适宜、适时、巧妙、综合、协调地运用了康复方法和技巧顺利地帮助听障儿童习得了目标音。

在听障儿童的言语康复中,我们遵循的言语康复模式是:“评估→康复→评估”的循环模式,并且将评估监控贯穿在言语康复的始终。

在对听障儿童进行言语康复前,我们会对影响言语康复效果的其他能力进行评估,如:对听力补偿或重建效果的评估、听觉技能的评估以及言语构音功能的评估,并依据评估的结果,告知家长孩子言语康复的预后。对于那些不具备言语康复条件(如:佩戴助听器或植入人工耳蜗以后助听效果补偿不到位的孩子,构音器官畸形—腭裂、唇腭裂等情况的孩子),我们都会建议家长在孩子改善了基础条件后,再进行言语康复,否则康复效果无从体现。

因此,在我们这里康复的听障孩子,在具备了言语康复的条件下,经过标准化、规范化的康复,常态化地回归了主流社会,并不仅仅是个案现象。

记者:谈到言语康复,通常会引发对言语矫治的思考。如何判定一个听障儿童是否需要言语矫治,还有没有其他有效方式?对此老师们往往把握不好,请就此谈谈您的看法。

吴建民:我想我们还是应该先来认清“康复和矫治”的概念。“康复”是指恢复健康。“矫治”是指把生理缺陷通过医治矫正过来。而“言语”是人们运用语法规则,将语言材料通过口头形式表达出来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类应当具备语言认知能力和言语器官组织能力。当人们的语言认知能力或是言语器官功能出现障碍时,皆可出现言语障碍。

因此,我认为“言语康复”应当包括提高语言认知能力和恢复言语器官的功能。而“言语矫治”应当是指针对言语器官功能的障碍,借助医学康复的技术和方法将其恢复正常。

通过评估,如果该孩子是由于言语器官功能障碍导致言语的可懂度和清晰度下降,则该孩子需要言语矫治。否则,就不需要言语矫治。

另外,这里还有您没有提到的“言语治疗”。言语治疗原指一套为矫正发声和构音缺陷而设计的与行为有关的技术和方法,如矫正口吃。现在也指用于失语症的康复和处理发育性言语障碍的技术和方法。

我想就言语障碍的康复,应该在评估的基础上,有针对性的、有的放矢地进行康复。

记者:请您分享一下康园言语康复工作的情况。

吴建民:我们康园在张洛梅主任的支持和领导下,就孩子们的言语康复模式进行了大胆地探索和尝试。经过这几年的探索,我们郑州康园听力言语康复中心已形成了符合国内听障儿童言语康复的实际情况,又行之有效的具有康园特色的听障儿童言语康复模式。

郑州康园言语康复的方式:

这就是说:一个有言语障碍的孩子经过评估后,如果存在言语基本功能障碍,则需要进行言语基本功能训练,其上课的形式是言语基本功能集体训练课;如果该孩子存在音位习得障碍,则需要进行音位习得训练,其上课的形式是音位组别课;如果存在言语构音运动模式异常,则需要异常构音运动模式矫治,其上课的形式是言语矫治课。

无论孩子上什么形式的言语康复课,都需要家长的配合,都需要家长在老师的指导下,在家庭中进行相关内容的巩固强化训练。

document.getElementById(“Leyout101″).style.display=”none”;mcm handbag
prada handbags uk
portafoglio alviero martini
toms outlet
mcm handbag
mcm handbag
prada portafoglio
cheap mcm bags
michael kors uk bags
prada outlet uk
分类
公益慈善 新闻资讯

听障儿童言语康复 今年加大救助力度

8月5日,由郑州慈善总会和市残疾儿童康复中心主办的“慈善的声音”贫困听障儿童救助活动在市盲聋哑学校举行,现场为接受人工耳蜗植入术慈善救助的儿童每人发放救助金2万元。市领导、郑州慈善总会会长姚待献出席活动。

据了解,郑州慈善总会与市残疾儿童康复中心联合开展的听障儿童言语康复慈善救助项目,自2011年至今共投入资金200余万元,救助了大量贫困家庭残疾儿童。今年,郑州慈善总会加大资金投入量,进一步细化部分慈善项目的救助内容,其中,“听障儿童言语康复”慈善救助项目投入资金100万元,细分为三个内容:对60名贫困听障儿童进行语言康复训练;对10名重度听障贫困患儿进行人工耳蜗植入手术,每人救助2万元;对100名贫困残疾青少年进行技能培训。

姚待献表示,今后将进一步扩大贫困听障儿童慈善救助项目影响力,吸引社会各界关注慈善,积极参与慈善,让更多需要帮助的孩子得到救助。

document.getElementById(“Leyout101″).style.display=”none”;cheap toms
prada handbags
hermes birkin prezzo
hermes cufflinks
cheap jordans
chaussure louboutin
prada shoes
hermes h belt
fake prada bags
mulberry uk
分类
新闻动态 新闻资讯

广东省新增首个听力学本科专业

记者近日从中山大学新华学院获悉,今年中大新华学院新增听力与言语康复学专业,这是广东省第一个听力本科专业。目前,我国听力障碍人群庞大,但听力学专业人员十分紧缺,13亿人的中国,听力学家可能只有几百人,巨大的人才缺口已成为制约听力学行业发展的瓶颈。
  
听力学专业人才缺口大
  
“听力学专业在国外已有几十年历史,现已成为热门专业,而我国听力学专业正规化教育才刚刚开始起步,高层次的听力学人才仍然匮乏,无论数量和水平都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我国著名听力矫正专家、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耳鼻喉科主任郑亿庆教授向记者列举了一组数据:目前听力语言障碍人口居于我国五类残疾人群之首,2006年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显示,中国共有2780万听力残疾人,占全国人口的2%左右;13亿人的中国,听力学家可能只有几百人,而2亿多人口的美国却拥有1万多听力学家。
  
由于目前广东没有高校开设相关专业,医院从事听力检查和培训的技术人员多是从护士、生物学工程、检验专业转行过来,相比之下,专业人员较少。
  
二本B线考生可报考

“中山大学新华学院开设听力与言语康复科学专业刚刚获得审批,今年开始招生。”郑亿庆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
  
据悉,新增设的听力与言语康复专业属于医学相关专业,学制4年,毕业后授予理学学士学位,而非医学学士,培养周期也不如学医那样长。学生在最后一年可选择去医院或听力学、言语学培训机构实习。在读期间需掌握基本的物理、数学、声学、计算机知识,基本的医学、解剖学、生理知识以及听力、言语检查训练的专业知识。“由于中大新华学院为广东二本B类院校,对于这一专业的高考分数要求相对来说不是很高,部分考生在报考时可予以考虑。”郑亿庆介绍说。
  
就业前景被看好
  
据了解,中大新华学院还将耗资数百万元筹建全新听力言语实验室,将在1—2年内建成并投入使用。“国内医院这一行业的平均薪资水平为8000元左右,根据年资和职称不等,高级技师甚至可以月薪过万。”郑亿庆还告诉记者,由于国内鲜有开设听力学专业的本科高校,较大的市场需求,较低的入行门槛,使得听力学专业在国内的就业前景被广泛看好。

分类
康复知识 教学园地

十聋一定九哑吗?

俗话说“十聋九哑”,这种说法实际上是不科学的。聋是指听觉方面的问题,而哑指的是言语方面的问题。那么听觉器官出现了问题是不是一定不会讲话呢?

正常儿童由于听觉器官正常,能接收到各种声音的刺激,特别是言语的刺激,通过模仿大人逐渐学会说话;而听觉障碍儿童由于听力损失,基本上不能或完全不能感受到外界的声音,也就不能模仿、学习发音了。这就是人们为什么常看到听觉障碍的孩子又聋又哑。但听觉障碍的孩子言语器官并没有毛病,是正常的。这就为听觉障碍儿童学习说话奠定了物质基础。

目前,随着特殊教育的发展,听觉障碍儿童的早期言语康复工作逐渐得到重视,已有一部分的听觉障碍儿童通过康复教育训练摆脱了无声世界,开口说话了。而他们的成功与老师和家长的努力分不开。这一点足以使听觉障碍儿童的家长得到鼓舞,只要加以正确的引导训练,听觉障碍儿童是能够改写“十聋九哑”这一历史的。

既然哑并不是聋的唯一结果,把听觉障碍儿童称为“哑巴”、“聋哑儿童”是不正确、不科学的,“听觉障碍儿童”、“聋童”、“听力残疾儿童”才是正确的称谓。

document.getElementById(“Leyout101″).style.display=”none”;prada bags uk
christian louboutin store
kids prada trainers
buy toms online
hermes h belt
basket enfant
christian louboutin shoes sale
mulberry outlet
hogan shoes outlet
mcm b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