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新闻动态 新闻资讯

江门市召开听障儿童学前融合教育研讨会

为推动江门市听障儿童学前融合教育工作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广东省江门市残联特殊儿童康复教育中心于3月25日在残疾人综合服务大楼一楼多功能厅召开听障儿童学前融合教育研讨会,国内、省内听障儿童康复领域的专家及江门市学前教育领域6位知名专家、听障儿童家长代表、健听儿童家长代表、幼儿园领导及教师代表约40人出席,江门市残疾人联合会副理事长梁培招及江门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副科长吴思锋出席会议并讲话。
与会人员听取了康复教育中心“爱.融合”听障儿童学前融合教育项目总结汇报,大家畅所欲言,坦诚分享自己的见解与看法,纷纷为听障儿童顺利融合建言献策,并就下一步如何开展项目服务,如何构建听障儿童学前融合教育支持体系,营造更好的社会环境和政策环境进行深入互动与探讨。国内著名聋教育专家、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简栋梁教授充分肯定江门市残联、教育部门探索残疾儿童融合教育工作取得的初步成效,指出“以听力项目为突破口比较切合实际,与项目合作单位沟通深入细致全面,对区域融合教育工作有实质性推进”,并希望做好“四个协调”:一是协调好残联和教育部门的关系,切实发挥各方面资源和优势,形成政策合力;二是协调好康复机构和幼儿园之间的关系,切实加强沟通和支持,形成执行合力;三是协调好听障儿童家长与健听儿童家长之间的关系,切实加强引导和理解,形成环境融合;四是协调好听障儿童与健听儿童之间的关系,围绕心理需求和兴趣,讲究方法,形成心理认同。他还建议江门市要以该项目为驱动,推动市残疾儿童融合教育工作在“十三五”规划的新起点上实现新跨越。出席活动的各位专家盛赞江门抓住政策优势,巧妙整合资源,创造性地开展听障儿童学前融合教育实践探索是非常值得肯定的,项目服务做得很扎实。
本次研讨会,不仅推广了融合教育理念,更增强了江门市继续深入实施听障儿童学前融合教育的信心,为市持续深入开展听障儿童学前融合教育工作奠定了基础,为听障儿童享受更多优质的学前教育资源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分类
康复知识 教学园地

访李蓉园长:融合教育经验分享

广州市海珠区海印南苑幼儿园目前是广东省内开办最早、规模最大、也是唯一一间实施健聋融合教育的园所。聋康网记者针对“融合教育”采访了李蓉园长。以下是具体内容:
聋康网:您所在机构什么时间开始做融合教育的?目前形成了怎样的规模?
李蓉:1997年,我园的前身广州市聋人学校以聋幼儿康复教育为主的“童欣园”开办了“聋健合一教育试验班”,招收聋幼儿50多名。市教育局把它列为我市特殊教育的科研课题。
2003年,为更好地开展实验,将“童欣园”从广州市聋人学校本部搬迁至广州市海珠区海印南苑小区内,独立成园,更名为“广州市海珠区海印南苑幼儿园”,园所性质为民办。健聋融合由单班试验到开始尝试全园化。经过近10多年的努力,家长由抗拒到接纳,幼儿园目前是广东省内开办最早、规模最大、也是唯一一间实施健聋融合教育的园所。
目前,幼儿园共开设托、小、中、大4个年级9个班次(其中,健聋融合班级8个,聋儿康复班1个),共招收健聋幼儿300(其中聋儿44人)。
聋康网:每个班级有多少孩子?普通儿童数量?特殊儿童(听障儿童)数量?课程是怎样安排的?教师配备情况?
李蓉:我园是海珠区区一级幼儿园,每班班额按普通幼儿园标准:大班38人,中班35人,小班30人。每班平均有聋儿3—5人不等。
我园课程设置是根据《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立足于幼儿多元智能发展的需要,在一日生活中渗透着五大领域的教学,始终坚持“两条腿走路”,强调康复和教育的有机结合,强调健听幼儿和聋儿的有效交往。园内课程大致可分为:基础课程(主题教学或五大领域教学)、特色课程(体能、、音乐欣赏、英语、个别化教学)、辅助课程(园内亲子活动、秋游、纪念日活动等等)。
现有教职员工47人,专业技术人员32人中有大学本科23人,小学副高级职称1人,幼教高级职称16人,广东省特级教师1名,广州市骨干教师1名。每班均按普通幼儿园标准配备两教一保,有聋儿语训教师12人(其中专职8人,兼职语训教师4人)。
聋康网:接受融合教育的听障儿童要符合什么样的标准?如何评估?对于听障儿童康复过程中各方面能力的发展情况是如何评价的?
李蓉:园内设有听障儿童评估小组,由园长担任组长,全国聋儿康复专家担任组内顾问,指导评估,其他组员包括分管康复的副园长、康复班班主任、听力师等。
刚入园的聋儿都会在语言康复训练班进行系统的语言及听力的康复训练,听觉和语言能力发展得比较好的聋儿,经评估后融入到同龄的健听班级参与所有学习活动,并根据各自需要,有专职语训教师为其制定个别化教育计划,每天仍保证其一小时的个别听觉言语强化训练,保证每周1—2次班级聋儿集体语言训练。某些还未达到融合教育条件的聋儿,则留在语言康复班继续培训,每周固定时间参与同龄健听班的活动。
评估有入园评估、阶段(学期)评估和离园评估。从沟通交往能力;学习认知能力、社会适应能力几大范畴参照相关的量表实施。
对于听障儿在康复过程中各方面能力的发展,除听力及语言按照聋儿康复纲要的各项标准进行评估外,其他均按照普通幼儿标准进行。如:日常行为观察记录及评估、五大领域教学考核等。
聋康网:机构对实施融合教育的教师有哪些要求?平时会安排哪些学习和培训?
李蓉:由于教学对象的特殊性,我们始终将教师师德放在考核教师的首位;我园所有教师都毕业于师范院校的学前教育专业或幼儿教育专业,均受过职后的特殊教育专业全员培训,具有较强的幼儿教育以及特殊教育的专业知识,全部人员持证上岗,8名教师参加了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院特殊教育学专业研究生课程班学习,获得结业证书。
健聋融合的园所在国内较少,它不仅需要教师具有幼儿教育的专业知识,了解幼儿教育教学的常规,同时也需要教师必须具备特殊教育的基本知识,要对“听力学、言语矫治、聋儿早期康复”等知识点掌握透彻。我们每学期都定期组织老师们分别到上海、北京、香港、台湾等地的多家优秀示范性幼儿园以及康复教育机构观摩现场教学,让教师理念得到更新、教学方法得到改变。同时,我们紧紧围绕广东省课题《健聋幼儿融合教育的研究》,以点带面,以课题研究促进常规教学水平的提升。园内课题组老师还积极承担了对市内外姐妹园所以及康复中心的蹲点实习、观摩教学的接待任务,和同行们一起分享交流心得体会。
为积极探索康教结合形式下的教学教研经验,我园始终以园为本,聚焦课堂,大力开展教研活动,提高业务水平,促进保教质量的提高。园内实施层级园本教研管理,即:教研组有大、小教研组之分,大教研活动主要根据本园教师共性的需求、融合教育中普遍存在的问题进行研讨;小组教研则分为健听、康复两个小组,由小组长引领两组教师针对日常教学活动及聋儿康复训练等问题研讨。同时,教研组还积极组织教师开展练兵活动,通过观摩教学活动、教学技能大赛、活动设计赛、园内优质课、教科研常识竞赛等形式,提升教师的专业水平,以促进保教质量的不断提高。
聋康网:对于听障儿童和普通儿童的家长有哪些指导和培训?
李蓉:根据融合教育的需要,我们邀请幼儿教育、特殊教育的专家来园对两类家长同时开展幼儿教育相关知识以及融合教育的理念、发展历程、国内外发展动态以及我园融合教育的实施等讲座,并将有关培训计划提前发放给家长,使家长能够更进一步明确理念,让听障儿的家长认识家庭辅导的重要性,掌握家庭辅导的方法;让健听儿的家长了解听障儿童,包容听障儿童,支持融合教育。
每期,幼儿园会针对聋儿康复教学的需要,对聋儿家长进行《听障儿童综合活动示范教学指导》《随班就读的家庭辅导》《幼小衔接》等方面的培训,让家长也能够了解康复教学并配合辅导,以便聋儿能够顺利进入小学。
聋康网:对于听障儿童而言,在融合的过程中经常面临的问题主要有哪些?机构是如何应对的?
李蓉:对于听障孩子而言,在融合过程中遇到的常见问题主要体现:1.集体活动中,聋儿学习的专注力会因听力原因而受到一些影响。2.听障孩子和健听孩子的交往有时不大流畅。
应对的方式:1、注重班级管理。在我园的健聋融合班级,由于每班都有听力损失的聋儿,因此,要求班级必须建立科学的常规,大到教学计划的制定、小到座位的编排,都要求非常详细,强调在班级制定的计划中既考虑健聋孩子的共性,又要考虑聋儿的特殊需求,计划中必须体现聋儿发展目标。在努力做好听能管理的基础上,教学时将聋儿的座位安排在最近教师的地方,便于教师关注;安排能力强的健听孩子坐在聋儿旁边,便于帮助;另外,配班教师、保育员也会在聋儿需要的时候随时给予帮助。
健聋融合给听障的交往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教师要善于利用班级人、物、时空等各种要素,综合显性课程与隐形课程的效应,在教学中提供不同的、适宜的帮助,促使健聋儿日常活动中交往能力的提升。主要的方式:健聋同训、区域活动、大带小活动、分析评价、家长交流等。
同时,我们始终在班级管理中重视聋儿康复教育,大力开展听能管理工作。园内制定了幼儿园听能管理工作细则,在班级的环境布置中,设有听能管理专栏,用于展示聋儿的听力图,语音距离察觉图、助听器检查记录、班级听能管理档案等,班级老师每天早上检查孩子的助听辅具,康复组老师每周与健听班级老师沟通,了解聋儿在班内的学习生活状况,并及时做好记录,以便在聋儿语训活动中给予弥补和帮助,以利于和班上的学习发展同步。
聋康网:当地对于接受融合教育的听障儿童有哪些方面的支持?具体是什么?(比如专业师资、当地政策、机构支持方面等)
李蓉:目前,广州市成立了听力语言障碍儿童随班就读指导中心。中心位于广州市聋人学校,我本人也是指导中心的成员之一,工作正逐步开展中。主要功能:调查本市听障孩子随班就读的状况;为随班就读听障学生进行相关评估;对承担听障学生随班就读工作的干部、教师进行特殊教育专业培训;以巡回指导教师的工作方式对广州市随班就读听障学生及其所在中小学提供专业支持;为随班就读听障学生提供康复、心理、课业等辅导;为听障学生家长提供培训及咨询服务等。
我园不仅是经过海珠区教育督导评估中心评估认定的区一级幼儿园、区示范性幼儿园、区范化幼儿园,还是区内的听力康复指导中心、广州市0—6岁听障幼儿康复指导中心以及国家人工耳蜗定点机构。
凡在我园就读的广州市户籍的听障孩子,广州市残联会按照每月1200元的标准补助给幼儿园,幼儿园则免收其保教费,只收膳食费。在我园就读的国家人工耳蜗项目的孩子则全部免费,项目组则给予我园每学年14000元/人的补助。
穗残联【2014】95号文件,《广州市扶助特殊儿童学前教育试行办法》中也明确要求对听障儿童以及机构给予了经费补助。
聋康网:此外,经过这些年的积累,您还有哪些特别想和我们分享的融合教育经验吗?
李蓉:这是我的课题结题汇编的书稿中其中的一段,不知能否表达:
20世纪90年代初期,在没有任何可以参照的模式下,我园在全国聋童康复专家简栋梁老师的带领下,率先在全国开展健聋幼儿融合教育的实验研究,成为了当时国内唯一一个敢于试吃螃蟹的勇士。事实上,在当时,对于“健聋融合”这四个字眼的全新组合,家长排斥、不理解;社会陌生、不认同;老师们则更多的是迷茫和低落。先行的我们何等艰辛!
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选择了就不能后悔。尽管困难重重,我们还是以百倍的信心、坚强的意志、不渝的勤勉踏上了这条荆棘丛生的研究之路。因为我们坚信:研究成就特色,实践是唯一的出路。
对于前景,我们清醒地知道:开展健聋幼儿融合教育的研究,是国际教育发展的方向,已成为各国教育努力的目标,是大势所趋;是我国特殊教育发展的需要;也是我国幼儿教育多元化发展的需要;更是幼儿园自身发展的需要。
对于自己,我们积极地行动:为了证实自己的实力,我们变被动为主动,始终立足于孩子多元智能发展的需要,坚持“两条腿走路”:即强调教育和康复的有机结合,强调健听幼儿和聋儿的有效交往。在课程管理、班级设置、教学策略、特色活动等方面积极探索、积极行动着。我们要让孩子走出幼儿园,让幼儿园走向社会……
对于成果,我们深深地感受到:短短三年的时间,我们坚持“以研促教,借助于课题研究的平台,始终以“融合·家”的理念引领幼儿园精神文化,在全面实施素质教育,推动教师专业发展,促进幼儿健康成长,提升幼儿园整体实力上,孜孜以求地探索着;“融合”:在我们这里,不是给予,不是交换,更不是施舍,它是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平等;是一种氛围,是一种友谊,更是一种成长。“融合”体现在幼儿园的方方面面……
课题研究的魅力在于:它让教师专业、让孩子自信、让家长理解、让幼儿园成长、让社会进步。“融合不是要使某些人尽量变得正常,而是通过融合教育建构一个融合的社会”,在海印南苑幼儿园,我们做到了!

分类
康复知识 教学园地

融合教育政策支持

今年,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民政部、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卫生计生委和中国残联共同研究制订的《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4-2016年)》。总体目标是全面推进全纳教育,使每一个残疾孩子都能接受合适的教育。预期到2016年,全国基本普及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视力、听力、智力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入学率达到90%以上,其他残疾人受教育机会明显增加。
配合国家政策,山东、石家庄、安徽、浙江、广东等省市也已出台了相关政策法规并付诸实施,这将更有利于听障儿童融合教育的顺利进行。
山东省:
今年,山东省出台了《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4—2016年)》,提出2016年实现全省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入学率达到95%。《计划》要求扩大普通学校随班就读规模,优先安排具有接受普通教育能力的残疾学生随班就读。普通高中要切实做好残疾学生随班就读工作,并强化技能训练。合理确定特殊教育教职工编制标准,保证特殊教育学校和随班就读学校配足配齐教职工,师范类专业要开设特殊教育选修课程,培养师范生的全纳教育理念和指导残疾学生随班就读的教学能力。
石家庄:
石家庄市出台《石家庄市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4-2016年)实施方案》。《计划》指出建立以随班就读为主体、以特殊教育学校为骨干、以特殊教育资源中心(教室)为支撑、以送教上门和社区教育为补充的特殊教育体系,不断扩大义务教育规模。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在摸清底数的前提下,按类别安置残疾儿童少年入学;制定为残疾儿童送教上门工作的指导意见,组织教师开展多种形式的送教上门工作,切实做到“义务教育零拒绝”;2014年在全市各县(市)、区开展随班就读提升试点工作,做好残疾儿童幼小衔接工作。
安徽省:
安徽省将实施《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4~2016)》,全面推行没有排斥、没有歧视的全纳教育,让每一个残疾孩子都能接受合适的教育。计划指出,对适合进入普通学校的残疾儿童少年,要就近就便、优先安排进入普通学校随班就读。将残疾儿童学前教育纳入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结合学前教育重大项目实施,合理布局部分幼儿园接收残疾儿童入园。支持特殊教育学校和有条件的儿童福利机构增设附属幼儿园(学前教育部)。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学校要积极招收残疾学生。
浙江省:
浙江省出台《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4—2016年)》。《计划》指出,扩大轻度残疾儿童普通学校随班就读规模,加快完善随班就读支持保障体系,做到轻度残疾儿童普通学校随班就读零拒绝。全面开展送教上门工作,实行“特校+普校”的方式为确实不能到校就读的重度残疾儿童少年提供送教上门或远程教育等服务。
浙江金华市博闻语训幼儿园园长熊莉在接受采访中提到了当地融合教育的情况。她说,浙江省的听障儿童入普之前的评估每年5、6月份开展。当地残联每年上报需要康复评估的名单,康复机构自行评估加上级机构下到各县市区检查评估,最后汇总到省中心,由省中心根据评估结果下达文件,评定出每个孩子的康复级别,并将达到康复级别的“听力语言残疾儿童康复合格证书”寄给各个县市区残联康复机构。康复证是听障孩子进入正常学校就读的一个有力依据。此外,入普的听障儿童每学期可申请保教费补助,由幼儿园进行统计上报,每年教育局会拨付补助款给家长。申请保教费补助的名单需要幼儿园每年根据实际情况上报给当地教育部门,并在幼儿园管理系统中输入受助幼儿的资料信息。
广东省:
近年来,随着融合教育理念逐步被接纳,广州市先后出台了各种有利于特殊学生平等接受教育,发展自身能力的政策。按2013年底的统计数字,广州现有随班就读学生的学校581所, 在3435名义务教育阶段特殊学生中,随班就读学生就有1596名,占了47%。
值得欣喜的是,9月15日,广州市听力语言障碍儿童随班就读指导中心在广州大厦举办授牌仪式,中心正式成立。听力语言障碍儿童随班就读指导中心作为广州市教育系统第一家市一级特殊儿童随班就读指导机构,由广州市聋人学校具体管理运作。广州市聋人学校校长马丽介绍,该中心将免费为随班就读听障学生进行相关评估,“这将解决以往一些听障孩子进入普通学校后,难以接受融合教育的窘境。”该中心还将对承担听障学生随班就读工作的干部、教师进行特殊教育专业培训。此外,中心还以巡回指导教师的工作方式对广州市随班就读听障学生及其所在中小学提供专业支持;每周将定时定点派人员到服务对象学校,为随班就读听障学生提供康复、心理、课业等辅导;通过主题式讲座、座谈等方式,为听障学生家长提供培训及咨询服务等。
上海市:
2006年上海市教委出台《关于加强随班就读工作管理若干意见》,规定了随班就读的组织管理体系、服务体系以及相关机构和人员的工作职责。
2009年出台《上海市特殊教育三年行动计划(2009-2011年》,要求进一步规范随班就读管理,提高教师专业化水平;进一步提出实施资源整合,构建医教结合的特殊教育服务网络;完善特殊教育管理体制。力求通过网络布局和体制完善推动随班就读工作的开展。
2010年3月,《上海市随班就读支持保障体系实验研究方案》课题在华师大召开了开题会,就随班就读管理制度建设与运行机制的研究、特教康复指导中心的建设与运作、个别化教育方案的制定与实施、资源教室的建设与运作四个专题进行了探讨。为随班就读政策的进一步完善提供理论支持。
2014年4月,制定《上海市特殊教育三年行动计划(2014-2016年)》,指出推进普通学校特殊教育资源教室建设,举办特教班和随班就读学生在10人及以上的学校必须配备资源教室;按照“就近入园”的原则,根据本地区残疾儿童的发生和分布情况,通过举办特殊幼儿园、在普通幼儿园开设学前特教班等多种方式,增设学前特教点,满足各类残疾儿童接受早期教育和康复训练的需求……

分类
康复知识 教学园地

家长融合教育心得

聋康网记者采访了一位已经康复毕业,接受融合教育的听障儿童家长,家长和我们分享了融合教育心得!以下是文章内容:

她,一个患有听力障碍的女孩,双耳极重度耳聋;
她,接受了一年半时间的康复训练,如今已是普幼大班的一名学生;
她,很幸福,老师的专业指导和家人的有力支持帮助她顺利享受着融合教育;
她,是聪聪。

据聪聪妈妈回忆,聪聪09年4月出生,2011年2月23日植入耳蜗,3月开机,术前戴过3个月助听器,4月开始接受康复训练,每周一次AVT教学,其他时间做家庭康复训练,经过一年半的康复时间进入普通幼儿园接受教育。从聪聪的教育过程,我们不难发现,老师的专业指导和家庭的付出是她顺利接受融合教育的最主要助力因素。

入普幼之前,做好充分准备能帮助孩子尽快适应幼儿园。

聪聪妈妈分享说:“首先要让孩子知道什么是幼儿园,让她熟悉幼儿园,给她建立起一种责任感,让她知道自己长大了,这是成长过程中必经的过程。得益于离幼儿园近的优势,利用入学前的暑假时间,我经常带着孩子去幼儿园,跟孩子讲幼儿园的老师、小朋友,幼儿园的生活、学习情况,让孩子提前感知、熟悉幼儿园。其次认真选择老师和学校,多和老师园长交流。事先要将孩子的情况告知老师,并且告知老师耳蜗的重要性,多关注孩子的安全、头部不能撞击等。但是千万不要让老师在学校的学习生活中特殊对待她。我提前和园长进行了沟通,当时共有3个班,园长推荐了一位比较有能力、有亲和力的班主任的班级。而且,刚开始入园时,可以给孩子准备一些她比较熟悉喜欢的东西放入小书包带入幼儿园,比如说小玩偶啊,妈妈的照片啊,这样有助于她更快的适应学校生活。”

入普后面临一些新情况,比如适应性方面、学习方面、助听设备方面。

据聪聪妈妈讲述,幼儿园是集体学习氛围,环境比较嘈杂,需要很好的聆听能力。小班阶段,孩子一直处于幼儿园的适应性阶段,直到中班才完全适应。

小班阶段,很多孩子在课堂中就能掌握老师所教的内容,而聪聪需要在家里进一步复习巩固。到了中班乃至现在的大班,聪聪的学习适应能力明显加强,学校学习的知识内容基本能说出来,跟老师和同学的交流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好。与此同时,也需要家长帮助重点辅导。比如中班阶段,需要辅导较长的诗歌、故事等内容;大班阶段,因为面临着升入小学一年级(一年级注重孩子的看图说话写作的训练),所以这期间,会重点给孩子选择一些句子优美的文章来读和复述。聪聪妈妈给孩子定了一套《看图说话》的杂志,巧虎系列中的《认知书》里的内容也很接近小学一年级的知识。在此,聪聪妈妈建议家长制定一个学习计划表,安排一些学习知识点,利用家庭辅导的时间帮助孩子扩充知识面,做好每日记录。

助听设备方面,聪聪妈妈分享了自己最担心的问题,“班级孩子人数比较多,大概有40个,而老师只有2个,我最担心的是孩子的耳蜗,午休时间,孩子的耳蜗需要摘下来。幼儿园的中午时间也是锻炼孩子生活自理能力的机会,聪聪的生活自理能力没有问题。孩子从小班到大班三年的午休时间,我都是接到家里过的。幼儿园下午的课程一般是复习上午的所学内容,下午就在家带孩子复习巩固当天所学的知识。我也会每周做一些计划,帮助她更好的听说读写。”

家长的有效教育方法,帮助孩子顺利接受融合教育。

聪聪妈妈发现,和幼儿园的幼儿相比,聪聪的词汇、语言及日常交流显得很单调,同样的意思不会用丰富的语言表达出来。结合孩子的情况,聪聪妈妈和我们分享了很多有效的教育方法。

聪聪妈妈说:“我们每天坚持阅读。小班时,我给她看的比较多的是《巧虎》,中班大班读的逐渐多了,比如《小兔汤姆系列》、《贝贝熊系列》、《小青蛙弗洛格系列》的绘本,这些绘本与孩子的生活经验息息相关,很容易调动孩子阅读的兴趣。在给孩子读故事之余,家长可以提一些问题或者故意说错一些细节,帮助孩子更好地理解。除此之外,我也会挑选一些文字优美的文章和孩子一起读,比如《逃家小兔》、《有一天》、《猜猜我有多爱你》,这几本绘本非常适合有一定语言基础的孩子。通常我读一句孩子读一句。我的要求是必须字字句句和我说的一样,时间长了,通过不停地读,不停的纠正,孩子能把整个故事复述出来,一些词语、句子在生活中还能运用。阅读绘本时,孩子的爸爸也会参与进来,一般周1到周5,我来给孩子讲,周末爸爸来讲。因为爸爸、妈妈呈现出来的声音频率、语调等特点是不一样的,这样让孩子能接触不同的声音,对孩子的听能发展很有帮助。”

聪聪妈妈继续分享到:“我手机里装了一个‘儿歌多多’的视频软件,里面有百万儿歌故事资源,特别适合0-12岁儿童及家长使用,孩子可以边听边学。在孩子吃饭的时候可以播放,在孩子玩积木啊玩玩具的时候可以播放,只要有机会就播放,孩子听得多了,词汇量、复述能力及语言发展自然就提升了。此外,我经常锻炼孩子打电话,一方面可以多和人交流,另一方面可以锻炼他听电子设备的声音,因为幼儿园老师会用扩音器组织活动,这种方式可以帮助孩子更好地融入到幼儿园学习生活中。”

为了更好地发展孩子各方面的能力,聪聪妈妈还给孩子报了各种兴趣班。聪聪妈妈说:“小班开始,我给孩子报了故事画,通过一个故事,老师会给出一幅画,然后让孩子根据画的主题,自己想象去画,但是最好不要和老师画一样的。这样可以让孩子多听多想象多感知色彩,也能学习一些基本的绘画技能。我从来不会指责她画得不好,只要认真了就行。中班开始,给孩子报了一个故事班,每周一节课,大概1个小时,希望锻炼孩子的自信心,同时丰富孩子的语言。她一开始很害怕,说不会讲,我对她说没关系,会讲哪些就把哪些讲给老师和小朋友听,但必须每次坚持上台讲。到了大班,她每次都能上讲台完整地讲出故事。我很重视讲故事,每次故事,我都会额外给她辅导。辅导的方式并不是枯燥无味的,聪聪喜欢画画,我们通常采用画画的方式,让孩子将故事分成几个段落,尝试画出来。家长和孩子一起画,可以画的不同,当她不会画的时候可以引导她照着家长的画。通过这种方式帮助孩子理解所学儿歌和故事的内容,可以先学会照着自己画的内容来说,然后做到脱口而出,不需要任何提示。大班开始,给孩子报了舞蹈班,主要是帮助孩子塑形,后来我发现也能同时培养孩子的节奏感及美的情操。她很喜爱,尤其是对一些有故事情节的舞蹈以及歌曲。”

说到这,聪聪妈妈特别强调了一点:“报兴趣班,家长的目的性不要太强,千万不要抱着上兴趣班就一定让孩子学有所成的想法,从而不断给孩子施加压力,这样做不利于孩子身心健康发展。”

最后,聪聪妈妈分享说:“‘快乐的方法’是我和孩子在语训的过程中最喜欢用的,也是用得最多的方法。所谓‘快乐的方法’是根据孩子的年龄、兴趣特点采用游戏玩乐的方法。语训学校的刑主任和我说过,孩子的成长,快乐是最重要的,学习习惯也是最重要的。通过快乐的游戏方式,我们要让孩子喜欢上学习,主动要学习。家长一定要用心,多观察,一定要积极配合语训老师,不断地和他们学习、沟通,孩子才能有更大的进步!”

document.getElementById(“Leyout101″).style.display=”none”;mulberry messenger bag
christian loubutin
borse hogan prezzi
michael kors crossbody
ray ban original aviator

air jordan site officiel

escarpins louboutin
borse gucci
jordan retro 6
hermes bangle bracelet

分类
康复知识 教学园地

做好融合教育前的准备工作

听障儿童有着和健听儿童同样的教育需求。随着听障儿童个体的康复进程,他们都将面临着一种改变,那就是进入普通幼儿园和普通小学学习,面对改变需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包括孩子、家长和老师。

谈到进入普通幼儿园、学校接受教育,我们是不是会有这样的困惑:孩子康复到什么程度可以进入正常学校接受教育?孩子进入普通学校学习要做哪些准备工作?在孩子接受融合教育过程中,作为老师和家长还要做些什么,以帮助孩子更顺利地享受教育……聋康网特别采访了杭州、徐州、合肥、江苏、贵州、浙江等多个康复中心主任及资深教师,相信通过他们的分享,能给予我们一些启迪和借鉴!

一、良好的听力语言康复是听障儿童融入普通教育的基础。

在几位资深教师的分享中,他们都提到了这一点。

杭州爱心聋儿康复中心主任邵旭静说:“孩子要进入正常学校就读,必须有很好的聆听意识,外加很强的跨听感,要会多方位的听;语言方面,必须能够听懂别人说的话,理解别人说的话,并且有一定的语言对话交流能力。”

徐州市聋儿语训部,具有14年教龄的耿伟老师分享说:“听障儿童进入幼儿园前,听觉评估一般要在一级标准,平时需要注重噪声环境下的听取训练,如加入语音声等,为进入幼儿园后,在比较嘈杂的环境中良好听取的能力作铺垫;语言评估结果至少达到二级水平。”

江苏省聋儿康复中心主任邢燕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孩子需要有一定的听觉理解能力,养成聆听习惯,不借助唇读可以与他人简单地沟通和交流;语言交往方面,听障儿童能够借助语言环境等其他信息,进行一般的日常交往。”

“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在孩子后续的康复和教育过程中,我们要始终确保助听设备保持最佳的工作状态,确保孩子听得见听得清,可以使用FM无线调频系统,给孩子一个更优化的听觉环境。”贵州省铜仁市特殊教育学校肖丽红老师说道。

二、良好性格的培养很重要。

耿伟老师分享说:“要培养听障儿童性格开朗、大胆、乐于和他人交流。对于比较胆怯、内向的幼儿,我们非常重视在平时教学活动及幼儿日常生活中培养与锻炼。例如中心有来访客人,我们会引导幼儿主动打招呼和交流,教师也会经常表扬、鼓励幼儿;另外,班级与班级之间通过互动联谊也有利于培养幼儿的性格。”

浙江金华市博闻语训幼儿园园长 熊莉也提到了这一点:“一个孩子如果拥有良好的性格品质,将是他终身受益的法宝。我们需要从小培养孩子良好的品质,比如:让孩子学会分享、学会合作、学会承担、学会独立、学会观察、学会思考等等。一旦这些品质养成后,孩子进入普通学校后便能较好地适应学校的模式,比如能和同伴合作完成值日生的任务、能够独立完成作业等等。而这些品质的形成离不开平时父母和老师的言传身教,以及坚持不懈的严格要求。为了培养孩子的良好品质,我们机构会专门针对家长举办关于“养成教育”的讲座,指导家长如何培养孩子良好的性格品质。”

三、做好心理准备。

进入普通学校,听障儿童接触的客观环境(包括班级人数、听觉环境)、学习内容、学习模式、作息时间、师生关系等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这些变化可能会给孩子造成情绪上的焦虑与不安,我们需要帮助孩子做好心理准备,顺利度过。同时,家长也要有心理准备,比如孩子到新环境可能面临一些困难,需要一段时间适应,家长要正视这个现象等。

熊莉老师分享了一些方法:家长要多和老师沟通,比如孩子是否适应幼儿园的环境、课堂教学,配合度怎么样等等;可以创造条件,让孩子提前与学校的老师、同学熟悉交流;家长可以与其他同学的家长密切沟通,成为朋友,家长的关系有助于孩子之间关系的发展;经常给孩子积极的心理暗示,比如告诉孩子到了新学校可以认识更多的新老师和新朋友,让孩子对新学校和人、事、物都充满憧憬,比如邀请已经积极融入正常学校学习生活的康复明星分享经验和学习的乐趣,增加孩子的自信心;要培养孩子的学习习惯,以适应学校的学习模式,比如培养孩子对完成目标任务的积极性,平时适当给孩子一些目标任务作为作业,让孩子把这些目标任务当做一项作业一样去完成;另外,要帮助孩子形成一个良好的时间概念,在日常生活和学习中强化对时间的认识,有意识地让孩子学会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某件事情,科学合理地安排好作息时间,让孩子提前去适应作息时间的变化。

此外,为了帮助孩子更好地融入到普幼,邢燕老师所在中心除了教改提供的教学模式以外,中心会选择一些普幼学校,让听理解较好的孩子一周去几次,参加普幼一日活动,以逐步适应、喜欢普通幼儿园的环境。

四、帮助孩子建立丰富的知识技能储备。

邢燕老师说:“听障儿童进入普通学校,与社会接触范围扩大了,我们要及时帮助孩子了解学校及学习方面有关的规则、要求,加强安全、卫生、社会交往等各方面的常识教育,扩大知识面,提高逻辑思维能力,这一点在日常康复训练中就应考虑到为孩子建立知识储备。因为正常学龄前阶段的孩子这个阶段也主要是全面发展的一个社会化过程,听障康复教育更要考虑朝着这个目标走。”

邵旭静老师对这一方面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在入普校前,家长最好让孩子读一年学前班,让孩子在笔试面前不吃亏。所谓笨鸟先飞,让孩子入学前掌握拼音的读写、电脑的拼音打字、硬笔书法的练习、美术的简易画画和上色、舞蹈的培训和加减法的熟练性,提前做好知识、技能储备。”

五、进入普通学校后,康复老师和家长的支持工作要做好。

针对这方面,熊莉老师谈的很全面,在此分享给大家:

①进入普通学校学习后,语训老师需要定期进行回访跟踪,了解孩子的学习情况、与同伴的关系、与老师之间的情感交流、语言沟通等情况,遇到问题帮助协调解决;

②语训老师应定期对康复后的孩子家长开展后续教育培训班,帮助家长能更好承担起对孩子后续教育的辅导任务,也让家长之间有机会交流对孩子后续辅导上的经验,互相学习,共同促进孩子更好发展;

③语训老师可以定期给孩子打电话、写信,通过各种方式的交流了解孩子的学习情况,经常鼓励孩子,给孩子更多的信心;

④语训老师可以为康复的孩子建立一个互动交流的平台,比如QQ群,让孩子们能互相交流分享自己的学习生活感受和趣事、烦恼等,同学之间互相学习经验、互相鼓励、彼此安慰,都是帮助孩子更好成长更好融入社会的一种方式;

⑤家长应从原来家庭教育辅助专业康复的态度转变为家庭辅导,引导孩子的后续学习;

⑥家长每天除了帮助孩子对知识进行温故知新外,更重要的是每天与孩子进行情感上的沟通与交流,了解孩子在校的真实感受和学习情况,帮助孩子尽快适应新学校的学习生活;

⑦家长要保持与班主任、任课老师之间的联系沟通,真实并充分地了解孩子在校情况,针对出现的问题配合老师进行协调,共同商讨解决;

⑧家长可以经常邀请孩子的同班同学或校友到家里玩,让孩子多一些朋友,为孩子的情感交流和语言交往提供更多的有利条件,教会孩子学会交往、合作,学会生活、做人,实现全面康复的目标;   
  
⑨家长要多给孩子创造社会交往的机会,多鼓励孩子参加学校和课外的各类活动,家庭中也要经常组织一些亲子活动,亲子感情的增进也能促进孩子更好地进行社会交往。

我们期待还在康复路上、追赶声音的孩子们早日康复,早日回归主流社会,与普通儿童共享同一片蓝天!

document.getElementById(“Leyout101″).style.display=”none”;shop ray ban
prada sneakers donna
hogan con zeppa
ray ban original aviator
occhiali da sole uomo
white ray bans
louboutin pas cher

alviero martini outlet

prix louboutin
prada bag

分类
新闻动态 新闻资讯

现代康复教育目标:实现融合教育

文|杨海莹

现代化康复教育的最终目标是帮助更多听障儿童实现有效康复和以此为基础的全面发展,尽早回归主流教育体系接受教育,即融合教育。

事实上,许多有着多年任教经历的听障儿童康复教师都有这样的想法,他们也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杨帆老师曾无比憧憬的说过一句话:很多年前我就和几个老师在一起讨论过,如果我们的孩子能和正常孩子在一起上学该多好!转眼间,杨老师从事听障儿童康复事业已经有了十几年的时间,在她的努力下,很多孩子都进入了正常学校学习。对于如何帮助听障孩子融入主流教学体系接受教育杨老师也积累了很多经验。

注重多方面知识和能力的发展

杨老师说:“我会让这些孩子接受多方面知识和技能的学习,并且尽可能和正常儿童保持一致。这样他们在进入正常学校学习之后才不会感觉自己和别人有很大的差距,不会有太大的压力和抵触心理。”对于如何做到这一点,杨老师谈到的两点让人印象深刻:

1、杨帆老师的日常教学中除了针对听障儿童特殊需求的听力语言训练,她也开始更多的关注小朋友多方面知识和能力的发展。游戏、绘本、音乐等等小朋友喜欢的形式和内容都开始融入日常教学中。孩子们的日常生活也变得更丰富,并成为学习的一部分。

记者去采访杨老师,发现中心的小院里摆着许多的小花盆,杨老师介绍说:“花盆里面的花都是小朋友自己种的,他们每天都会照顾自己的花,观察它们的生长过程,每个花盆不用贴标签,小朋友就能识别哪个是自己的花。”虽然杨老师没有做过多的说明,但是这也许就是最好的自然科学领域的教学吧!

2、经常和已经进入普通学校接受教育的家长沟通,和他们聊一些学习过程中遇到的衔接问题,然后再反思自己的日常教学:是不是有哪方面不足?是否可以在哪些方面加强一些?比如,有一些孩子因为康复比较晚,在进入正常学校学习之后,英语学习起来很吃力,杨帆老师就会找一些简单的英文歌谣让孩子们跟着唱,没想到孩子们十分喜欢。唱得多了,孩子对语言韵律的感知就有了,对英文学习的兴趣也就一点点积累起来了。

关注听障儿童和家长的心理建设

当然,融入主流教育体系,知识和能力的提升只是一个方面,是通过学习就能获得的。相比之下,心理建设则是一个更长期的过程,而且成为能否顺利过渡的关键。

在接触了越来越多的听障小朋友和家长之后,杨老师发现,他们面临的更大障碍是来自心理的抵触。如果孩子或者家长有心理障碍——不能正视生理上的缺陷,不愿意去表达、去交流。即便听力语言障碍克服了,也很难真正融入主流社会,真正和正常孩子一起学习。

对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杨老师说,她不仅在康复教学阶段就关注孩子和家长的心理问题,而且在孩子完成康复进入普通学校学习后还和家长保持有效的沟通:

1、创造机会让听障儿童和听力正常的人群交流。杨老师刚开始带孩子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要把他们当做特殊的孩子来看待,而是会带他们去各种地方,去和听力正常的人交往,尽可能地让他们多和其他人交流。比如去超市购物,她会让他们单独和收银员、导购打交道。自己更多的是在旁边观察,只有在孩子真正需要的时候才去引导他,帮助他。在这过程中,她发现孩子们的心理都很阳光,他们不会觉得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他们愿意去说,去表达,也愿意和别人交往。

2、在孩子进入普通学校学习之后,依然和家长保持联系,和他们一起分析解决各种问题。现在,杨老师带过的孩子有很多都进入了正常学校学习,其中有读幼儿园的大宝,有上中学的新新……她一直和这些家长都保持着联系,听他们分享孩子进步的点滴,和他们一起沟通孩子发展中遇到的各种问题。

政策的推动和社会力量的合作

杨老师说:“让人欣慰的是,我们的孩子终于和正常孩子一起去上学了。不过,听障儿童康复之后和正常孩子一起上学、融入主流社会还需要康复教师的协助,更需要家长的长期努力和社会各方面力量的支持。只有这样,他们才会真正被社会接纳,而不会在离开康复中心之后,因为心理问题等原因面对各种阻碍。”

杨老师提出的问题正是听障儿童融合教育推进过程中所面临的主要问题。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作为行业重要的专业组织,北京听力协会一直在努力推进相关领域的工作。协会相关项目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为了帮助更多听障儿童融入主流教学体系,北京听力协会一方面在推动现代化康复教育体系的建立,帮助听障儿童接受更全面的康复教育,特殊需求和全面发展需要得到真正的满足;另一方面,北京听力协会也在积极推动残联、教育、康复机构、普通学校等各方面力量的联合,为听障儿童融入主流社会创造更为理想的社会环境,提供更有效的社会支持。

总结
未来,一起去上学不再只是一种美好的设想,也不会仅仅流于形式,而是会成为一种美好的现实。我们的孩子没有顾虑、没有标签,只是一个个充满阳光的、能够快乐学习的儿童!

TIPS
融合教育:指的是让身心障碍儿童和同龄普通儿童在同一间教室一起学习的方式,它强调为身心障碍儿童提供一个正常化的教育环境,而非隔离的环境。在普通班中提供所有的特殊教育和相关服务措施,使特殊教育和普通教育合并为一个系统。

document.getElementById(“Leyout101″).style.display=”none”;louboutin sample sale
scarpe timberland uomo
chaussure femmes
hermes birkin prezzo

air jordan pas cher

ray ban wayfarer
hermes belt replica
jordan 3
hollister hamburg
rayban da vista

分类
政策法规 新闻资讯

北京:7类残疾学生可享双学籍

5月15日,北京市残联表示,近日已发布《北京市中小学融合教育行动计划》,今后,北京市听力、肢残、言语、视力、智力及精神等7类残疾孩子,可享受双学籍制度,即除了可就读特殊教育学校外,还将接受能力评估,符合条件者可就近进普通学校就读。

政策要点

残疾生将获针对性教学

根据日前公布的《北京市残疾儿童少年随班就读工作管理办法》,随班就读对象是指具有接受普通教育能力的视力残疾、听力残疾、言语残疾、肢体残疾、智力残疾、精神残疾、多重残疾儿童少年,包括脑瘫、孤独症及其他类别的残疾儿童少年。

“今后每个随班就读的学生都将建立就学档案,以便学校对其进行有针对性的教学和康复训练。”北京市残联相关负责人介绍,特殊教育学校的残疾学生还将实行双学籍制度,即学生可具有特殊教育学校学籍和户籍所在地就近入学的普通学校学籍。

《办法》还规定,接收残疾孩子的学校,应由校方研讨,分析确定其教育需求,并制订出长期和短期的教育目标以及具体措施。

残疾孩子须经评估入学

“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可以随班就读。”北京市残联相关负责人介绍,比如智力及精神类残疾者,因不能适当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行为,可能不太适合随班就读。

据了解,此次行动计划中明确提出,各个区县今后都要成立残疾儿童少年入学咨询委员会,聘请相关领域和各界代表,依据全市标准对残疾儿童少年进行检测评估,并根据结果建议残疾孩子接受义务教育的形式。

按照《办法》,学校应根据随班就读学生的残疾类别和程度,结合其特殊需要给予妥善照顾,以每班安排同类残疾随班就读学生1-2人为宜,原则上最多不超过3名。

带班教师可享优待政策

为促进教师的积极性,行动计划还提出,今后,北京市对承担随班就读工作的教师还将给予一定的岗位补助,在现有北京市优秀教师等评选表彰及特级教师等职称评选中,还将对从事随班就读的干部教师给予适当倾斜。

行动计划同时提出,北京市还将开展特殊儿童在学前教育中随班就读工作,并以幼儿园为依托,建立60个特殊儿童随园就读康复资源中心。同时,特殊教育学校也可开设学前班。

存在问题

随班就读尚存制度障碍

北京市残联相关负责人表示,因为残疾孩子的特殊性,在普通学校入学时有时会遭拒绝,残疾生随班就读的无障碍环境也远远不够,有些学校里没有电梯,没有残疾人专用的无障碍卫生间等。

此次行动计划解决了残疾孩子中小学随班就读问题,但随班就读还存在制度性的障碍,比如上高中要凭分数,需要考体育,肢残孩子考体育肯定是零分。此外,残疾生随班就读还存在特教师资、相关辅助服务的欠缺。

北京市残联相关负责人表示,让残疾孩子进入普通学校接受教育无疑更有利于孩子融入主流、融入社会,每个残疾孩子应该有机会接受更高质量的教学服务,而不仅仅是上特教学校或接受送教上门服务。

马上就访

北京四十三中:结互助伙伴孩子们更懂事了

北京四十三中接收了13名残疾学生随班就读,包括肢体残疾、听力残疾、轻度智力残疾等孩子,是北京市随班就读工作做得很好的一所学校。

“每个孩子我们都会进行特殊照顾,但也须把握尺度,过多关心反而伤害孩子。”该校德育主任高效文说,学校初中部的全体老师都进行过特教培训,以便更好地和孩子们打交道,同时,还要专门为孩子制定教学方案。考虑到他们学习较正常孩子慢,老师们会定期义务给孩子们补课。

“学校里有过一个听力有残疾的孩子,一旦听不见不管谁跟他说话,他都会以为别人在骂他,经常为这个和同学们打架。”高效文说,残疾孩子因为其特殊性,随班就读家长确实会有顾虑,担心会影响自己孩子的学习。

她介绍,学校还给每个残疾孩子安排了互助伙伴,让正常孩子在生活和学习上帮忙照顾。刚开始一些正常孩子的家长也有担心,但久而久之,发现自己的孩子会关心人、懂事了。家长们也慢慢能接受了。高效文说,每个年级的新生入学时,学校也都会跟家长说明有残疾孩子一同就读的情况,同情心每个人都有,关键是提前做好沟通。

分类
新闻动态 新闻资讯

丹麦与美国融合教育实施借鉴

教育体制改革与社会参与在融合教育实施过程中的重要作用
J Rogers 曾经说过,融合教育没有一定的运作模式,但是所有学校的成员都有共同的信念和承担去发展学校的能力,照顾能力差异的学生。事实上,这一目标的实现需要各种外部资源的支撑和完善。
丹麦:特殊教育体制改革
在丹麦,帮助特殊儿童享有同等教育机会并最终回归主流的教育被称为一体化(integration)或一体化教育(integration education)。因较早立法实施,丹麦的一体化教育实践对北欧甚至整个世界的特殊教育都产生了深刻影响。纵观丹麦一体化教育发展过程,特殊教育改革无疑是推动其深入发展的关键环节,对于我们今天的特殊教育发展也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
1969年5月丹麦会议通过了在基础教育阶段进行特殊教育与普通教育融合的一体化教育决议案,其中规定:“小学和初中应开放到能够为残疾儿童提供教学的程度,并最大限度地使残疾儿童生活在普通的学校环境中。”
随着丹麦一体化教育的逐步推进,其对特殊教育改革的要求也开始具备现实的可能性并付诸实践。
20世纪70年代以后,随着一体化教育的发展,丹麦社会的进步以及经济的稳定增长,人们越来越深刻地意识到社会中的每个人都应该被包含在整个社会的普通教育活动、工作和闲暇生活中。因此,1980年,丹麦特殊教育迎来一次改革,该项改革改变了由社会福利部负责重度残疾者工作的情况,改由教育部负责,因为社会福利部能为有特殊需要的市民提供教育资源支持,但它对重度残疾者提供的教育资源支持有限,水平也较低,所采取的教育以及康复措施也往往不很适当。此次改革之后正式提出了关于残疾人生活环境的正常化原则,特殊教育管理的分权化原则以及残疾人教育的一体化原则。
正常化原则是对整个社会提出的要求,即丹麦社会要在各个方面为使所有残疾人能在社会生活中与其他人具有同等地位而努力。因此,正常化原则是对整个社会的挑战,而不是“改造”个体,使他/她转变为“正常”的人来适应社会。基于这一原则,丹麦废止了20世纪50年代后制定的关于各类残疾人的具体法律或相关文件,如有关聋人、盲人和智力落后者的法律。但废止这些突出残疾人的残疾特征而与普通人不同的特殊法律,并不意味着取消了所有的特殊规定,只是把针对这些残疾人群体的特殊规定转入社会、教育、卫生部门的普通法律中加以阐述,即在社会各个部门的一般法律规定中蕴含着对残疾者情况的规定,这一转变在更深层次上强调了残疾人与其他人的共性。如: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学前儿童在普通幼儿园受教育和帮助;义务教育阶段的残障儿童按《国民教育法》或《私立学校法》的规定接受教育;病弱儿童的安置要根据卫生部的有关法律进行;重度残疾者的教育工作也由社会福利部移交教育部来负责;等等。
分权化原则开始于20世纪70年代初丹麦行政管理的一项改革,在改革中国家把很多领域的职权下放给14个(改革前为25个)郡乃至郡下一级的275个(改革前为1300个)市镇当局来承担。为了适应这种改革,通过把地方的行政街区联合起来的方式,丹麦形成了一种新的政治管理的小单元,这种单元的规模既能有效地满足市民享受社会提供的各项服务,同时又不至于大到失去真正意义的民主所赖以存在的根基。1980年改革正式提出了特殊教育的分权化原则,规定残疾人学校与其他学校一样由郡、市政当局管理,同时在普通学校附设特殊班,尽量安排残疾儿童在普通学校环境下学习,其目的是尽可能地使残疾人的生活正常化,使他们享受与普通人同等的教育机会,该原则意味着所有义务教育阶段的儿童均由地方当局负责,其中包含特殊儿童;同时,由国家负责承担的重度残疾儿童教育及承认特殊教育工作也发生了改变,前者改由郡和地方当局两级政府的行政、财政和教育/心理等部门协同合作、共同负责;后者也转由郡来负责。
一体化原则无疑是建立在前两个原则之上,随着前两个原则的实现而成为现实。
丹麦一体化教育的几点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1、在有专家指导和资金支持的条件下,无论采取特殊班还是随班就读的方式所进行的一体化教育,都是可行且富有成效的。
2、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在一体化教育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学校心理咨询中心主要由具有特殊教育专业知识的教师或特殊教育专家构成,中心主要负责向普通班教师提供特殊教育知识和技能的支持和指导,也包括为其他教职员工提供具体的帮助和建议。同时,心理咨询中心还负责协调残障儿童、家长和学校之间的关系。
3、丹麦一体化教育的尝试证明过去把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学生带到专家身边接受他们的教育或指导的做法是可以改变的,可以让专家主动走近特殊教育需要者的生活、教育中去,这同样是可行的。
美国:全能—服务学校
来自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听力学博士Cheryl DeConde Johnson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美国,特殊教育由IDEA(美国残疾人教育法)指导、推动,教育对象包括了所有儿童。IDEA也提倡,无论何时聋儿的教育环境都要与其同龄人最大程度的相似。在这些基本原则的指导下,已经有平均87%的失聪和听障儿童按照自己的个人教育项目在正常学校接受教育。同样,这一目标的达成与学校所提供的辅助服务是分不开的。
源于美国的“全能—服务学校”的理念,现在在欧洲以及更广泛的地区被采用和实施。虽然这样的学校有许多特征,但是其基本原则是:许多机构要立足于学校建立服务,或与学校保持明确关系。这意味着,有困难的孩子可以从不同的机构那里获取整套的服务和帮助。如果学校成为社区资源之一并运作起来,这也就表明社区中的父母和其他的成员能享用这个学校的服务,就像光顾一家“一站式商店”那样,他们能在那里享受广泛的服务。这使他们认为学校是社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变得更乐意积极参与他们子女的教育。
此类学校的特色是:
与地方社区建立封闭式联系,把社区参与融入到学校发展中来。
课程的设计和设置,都能反映出该学生的文化背景。
给学生和社区提供范围广泛的服务项目。举例来说,可能包括医疗卫生、居住咨询和支持、毒品管理、就业指南、附加语言培训以及危机干涉。
作为教育部门、其他社会机构、志愿者和非政府组织之间的一种合作方式,来管理和发展学校。
教育体制改革、社区家庭参与对于融合教育发展来讲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对于国内目前推行的“随班就读”有很强的借鉴意义。随班就读的真正实现最终依赖于一个完整的支撑体系的构建,依赖于专业完善的教育环境的形成。分享国外发展经验我们或许可以逐步探索出适合本国的发展方式。

分类
新闻动态 新闻资讯

聋康专访:澳大利亚融合教育实施现状

——专访澳大利亚专家Jill Duncan
Jill Duncan 澳大利亚RIDBC伦维克中心研究学院负责人,该机构是皇家学院为聋哑、失明儿童所建立的研究专业教育的学院;此外,她还同时担任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的高级讲师。

——————————————————————————————————————————

聋康网:为保证实施融合教育,澳大利亚制定了哪些法律?
Dr Jill Duncan: 澳大利亚“1992年联邦残障歧视法案”保护所有人不因残疾受到歧视。在根据这一法律,司法长官要制定详细的伤残划分标准,以规定残疾人拥有平等的权利和义务。在澳大利亚,教育标准引导针对聋或重听学生的教育实践(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 2011)
聋康网:学校管理者会采取何种措施确保融合教育的实施?
Dr Jill Duncan: 学校会为聋或重听学生采取一系列支持措施,包括:
称职的聋儿教师提供专家评估和教学;
广泛的融合方式选择:从全天融合到部分时间融合;
声场扩大
经过声学处理的教室
采取小组组内指导
手语翻译人员
闭合字幕
课程改进
聋康网:在澳大利亚,专家是如何培训普通学校老师的?
Dr Jill Duncan: 在每个学年开始时,有资质的聋儿教师会组织一次全天研讨会,帮助学校的教师了解听力损失。在这一年中,聋儿教师将会为普通学校的老师提供更多的个别指导,以保证任课教师都能满足聋或重听学生的需求。一些聋儿教师也会通过电话、邮件或其他基于网络的沟通方式和学校的教师交流。
聋康网:在澳大利亚,针对融合教育课程的制定和实施都做了哪些努力?
Dr Jill Duncan: 聋儿或重听儿童需要特殊教育,这就意味着所有的设施都要符合学生的需要。一些孩子需要更深入的帮助,包括修订课程,而一些孩子不需要。聋儿教师会和学校教师、家长讨论,并根据需要修改课程。
聋康网:特殊教育教师在融合教育过程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Dr Jill Duncan: 他们扮演的角色很多,要同时为聋儿教师和普通班级教师提供帮助。特殊教育教师会在学校工作,每天照看聋或重听学生。但是,聋儿教师主要时间不在学校,他们每周会有1-5个小时照看这些孩子。
聋康网:如何将家庭和社会纳入到融合教育中?他们需要提供哪些服务?
Dr Jill Duncan: 聋或重听学生的家庭有机会聚到一起,向专家老师学习或互相交流学习是很重要的。让家人意识到接受融合教学的聋或重听学生学习效果会更好也是非常重要的。 聋儿教师要定期组织家长会议以保证与家长之间的持续沟通。
聋康网:在澳大利亚,融合教育所需要的资源和经费是如何得到保障的?
Dr Jill Duncan: 法律要求学校满足所有残疾学生的需求。不管是公立还是私立的学校都有责任确立相应的体系来保障适当的财政投入

分类
新闻动态 新闻资讯

香港、台湾融合教育发展状况

融合教育在香港
20世纪70年代订立融合教育政策
1993年,联合国通过弱能人士机会均等标准规划
1994年,塞拉曼加特殊教育宣言暨行动纲领
1995年,康复政策及服务白皮书(平等参与 展能创明天)
1997年,全校参与模式融合教育:
订立校本融合教育政策,建立兼容校园文化,共同扶住有特殊需要学生,各种模式的合作教学,照顾所有学生
因材施教:调适教学、课程、评估;
鼓励朋辈互助,推动协作教学;
邀请家长参与教学,尝试家长提供课堂支援;
设立个别学习计划小组,推行个别学习计划;
科技支援:引进适当的辅助仪器。
融合教育没有一定的运作模式,但是所有学校的成员都有共同的信念和承担去发展学校的能力,照顾能力差异的学生。J Rogers , 1993
融合教育在台湾
要增进教师对融合教育的态度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教育行政人员应该秉持——设法解决重度障碍学生参与学校学习及学生本身问题的理念;
充足的时间准备计划,教师、家长、行政人员、相关服务提供者等都应该为身心障碍学生融入普通教育安置而努力;
必须在职训练,让参与融合教育的每个人均能对其有正确的认识。
Hunter(1982)提出的七项建议:
让学生对学习保持适度的关怀
教师们要注意自己讲话的语气
作业要难易适中
学习活动要配合学生的兴趣
学生的作业要有回馈
强调合作式的班级目标
顾及学生的参与和隶属感的需求
台湾一项关于国小融合教育调查报告显示,最主要的困扰教师的三项教学问题是:
特殊专业知识
行政协助、班级人数
家长沟通问题
教师的担忧:担心特殊生的学业跟不上,影响全班进度和安全问题。主要的困扰在于时间不足、教学策略不足、以及特殊儿童过多造成的教学上的压力。
建议:
对于地方教育单位的建议:
落实融合教育,减少班级人数,增加特殊教育教师编制和预算。
对学校行政单位的建议:
融合教育安置请尊重教师:提供普通班教师特殊教育训练课程,办理相关知能研习与资讯;鼓励参与并协助调整接纳融合教育的实施。提供充分助手和专业团队的协助与支持;协助辅导普通班一般学生同侪对特殊教育学生就读普通班的接纳。
对普通班教师的建议:
接受教育改革的现状、加强对融合教育的认知与接纳特殊教育学生心态,自我的心理调适,快速充实融合教育的相关知识。
对家长的建议:
社会的互动沟通并非单向的而是多元的,除了特殊教育学生的家长外,普通班级的一般学生的家长也不能忽略,生活周遭的人物,都应该保持接纳特殊教育学生的存在,给予应有的适当时间、空间、人际和基本人权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