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公益慈善 新闻资讯

海盐20名听障人士免费验配助听器

为提高听力障碍人士参与社会生活的信心和能力,经前期调查摸底,8月21日,浙江省嘉兴市海盐县特邀杭州助听器验配专家,为全县有康复需求和符合条件的20名听力障碍人士免费验配助听器。

当天,专家们为每名听力障碍人士进行听力测试、耳蜗取模、试戴助听器,并一对一地为他们及其家属详细讲解助听器的日常使用及保养常识,同时还发放爱耳护耳相关宣传资料。“有了听力后,他更愿意和别人交流沟通,变得活泼多了。”王叶斌是此次受益对象中年龄最小的,今年12岁,他爸爸说孩子上一年级时配了助听器,这次政府又免费验配新的,十分感激。

近年来,海盐深入推进残疾人共享小康工程,采取实物配送和购买补助相结合的方式开展助听惠民工程,已累计为235名听力障碍人士免费验配助听器,同时为32名自行购买助听器的听力障碍人士给予每人1000元的补贴。此外,自2011年开展为听力障碍儿童安装人工耳蜗补助以来,已为6名听力障碍儿童安装人工耳蜗补助64万元,使听力障碍儿童得到了及时有效的康复。

分类
公益慈善 新闻资讯

16名听障人士助听器验配成功

3月28日,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残联邀请瑞声达听力技术(中国)有限公司专家雷泽斌一行4人来雁江区为贫困听力障碍患者免费配送助听器。
在雁江区残联,专业验配师针对不同年龄阶段、不同级别的听力障碍患者调整了验配助听器时的分辨率,并细心的询问每个患者通过仪器所听到的声音,调整助听器。当天,雁江区残联组织了16名听力障碍患者及其家属到场验配,全部验配成功。通过验配助听器,不仅从根本上解决了部分听力残疾人的语言交流,也进一步提高了广大残疾人参与社会生活的能力。
此次活动是雁江区残联为进一步推进残疾人康复工作,实现人人享有康复服务目标的一次重要举措,得到了广大残疾人和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

分类
公益慈善 新闻资讯

秦皇岛数百残疾人获赠助听器

日前,河北省秦皇岛市各级残联开展了第十四个全国“爱耳日”宣传教育活动,面向公众普及和宣传爱耳护耳知识,该市数百名残疾人得到免费配发的助听器,得以走出无声的世界。
“有了助听器后,我就可以再听到声音了,真是太高兴了。”日前,秦皇岛市海港区30岁的贫困残疾人孙月迎来了梦寐以求的时刻。当天上午,他在父母的陪伴下来到位于海港区的启音助听器验配中心,经过仔细诊断后,免费领取了区残联赠送的助听器。据海港区残联介绍,目前该区已经有100名残疾人获赠助听器。
近年来,秦皇岛市先后开展了“万名贫困聋人复听工程”、“0-6岁残疾聋儿抢救性康复项目”和“十项助残工程”等活动,已帮助上千名成年贫困听力障碍残疾人免费适配助听器、上百名贫困听力障碍残疾儿童免费适配助听器和进行康复语言训练,还为20名贫困听力障碍残疾儿童免费进行了耳蜗手术,使他们走出无声世界。

分类
康复知识 教学园地

建立合理期望有效使用数字助听器(二)

继如何建立合理期望来有效使用数字助听器(一)之后,本文由嘉兴益尔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张朝英等结合与助听器相关的基本概念,详细阐述了购买一个助听器的过程并不是只买一个机器这么简单,而是需要经历一个产品服务链。因为一个助听器从其功能的设计角度讲是不能全面满足患者的需要的。所以问题的关键不是助听器的品牌或价格,而是首先要“得到就近的专业的助听器服务”。
以下是文章的内容:
在进一步讨论助听器技术设计之前,需要理解一些术语和概念。以便使用者和设计者能用共同理解的语言来交流信息。助听器的工程设计首先是需要对 “听力损失”的概念有一个清楚的理解。而对于一个消费者,无论在任何地方购买助听器,如果当你买到机器后都没有听到过“听力图”这个词,那就很有问题了。因为这就像你需要在黑暗中走向一个目的地而不用灯,那只能靠猜测来完成旅行并到达目的地。助听器实际上是一种医疗器械,以补偿特定的听力损失为目的,并且被设计成要在日常生活中长时间配戴。更重要的是,由于每个患者的听力损失的种类和程度都不同,生活中的听力需求不一样,所以它是一个需要个人订做的电子医疗产品,要对它进行特定的验配和调整。否则它就不会有效或达不到预期效果。而主要的验配调试都是围绕配戴者的听力损失进行,即所有的助听器都被设计为需参考并根据患者的听力图进行验配调试,然后才能使用,因为听力图里包含的是用户的听力损失信息。图1展示的是一个听力损失的测试结果图。患者可在医院或验配机构进行听力检测后得到这些数据。

这个图中同时介绍了听力检查后得到的听力图中的几个关健基本术语:最小声阈(听阈)、最大声不舒适阈、频率、听力范围。“最小声阈”是指个人能感知的最小声音的大小,它的测量单位是纵坐标声压级(分贝);“最大声不舒适阈” 是指个人能容忍的最大声音的大小。“频率”是显示我们所听到声音的高低音调成分,因为我们每讲的任何一句话或发的一个音都不是纯音,而是包含很多不同频率的纯音成分。例如即便是一个我们听到的最简单的言语音符/i/,它也包含了很多至少从低音200到高音3000赫兹的许多音频成分(横坐标(赫兹)是用来表示频率的物理单位)。如果我们在每个频率上把最大声不舒适阈值减去最小声阈值,就得到了我们的第4个概念“听力范围”。通常我们人类能感知的最大频率范围是从20赫兹到20000赫兹,但实际言语有效频率范围在200到6000或8000赫兹就足够了。图1显示的不是我们通常在医院见到或听力师给出的听力图形式,而是把一套同样的听力测试数据用不同的方式显示出来,以便让读者能更好的理解听力损失状况。图1左边的图形显示的是正常听力状况并可由一个直观的近似正方形的面积图表示出来;简单的说就是正常听力人群可听到所有在这个范围内的声音,包括频率高低与音量大小。而图1右边的图形显示的是一个最常见的听力损失状况(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并由一个与左图比缩小了的面积图来表示。与图1左边的“正常听力范围”面积相比,右边的缩小的或是“剩余的”听力区域与形状清楚的显示出常见的听力损失主要体现在最小声阈,而且通常每个人在每个频率的损失可能会不同。另外听障者的“最大声不舒适阈” 通常是与正常听力者差不多的,也就是当我们正常人感觉一个声音非常小时,听障者可能听不见,而感觉同一个非常大的声压级的声音时,听障者的感觉与正常人是差不多的,也是非常大。因此听力损失的主要特征不仅仅是我们通常注意到的最小声阈在不同频率的提高(小声音听不到),它还同时包括缩小了的听力范围。最小声阈和最大声不舒适阈就像一个房间的地板和天花板,当地板上升了空间也随之缩小了。

图2是临床常见的听力图形式,而与图1最大的不同是纵坐标声压级单位的大小标识上下调换了一个方向。同时在该图中,左侧的纵坐标单位表示的是听力损失程度,而不是图1中使用的声压级。它是将图1中的左边与右边合起来得到的:即把每个听力障碍人士能感知的最小声阈的声压级减去正常听力人群能感知的最小声阈的平均声压级而得到的,单位为dBHL。换句话说,图1与图2使用的是相同的一组测量数据,但不同的显示方法。而图2中的整个图形区域面积代表了如图1左部分正常听力的最大范围区域包括声音大小及相应频率。这时任何在图2中的一个数据点,如在1000赫兹与50分贝,就直接代表在1000赫兹有50分贝的听力损失。而在图2正常听力范围中还有一个“香蕉”型的小型阴影区域,这就是业界内通常所说的 “正常言语香蕉图”。这是一个重要的助听器设计与验配需要参考的图形与数据。
言语香蕉图表示的是正常听力的成年人在用正常讲话发音能量的情况,它包含所有能发出的语音所需的声压级范围与全部声音成分的频率范围,而且这是平均值。从其在图2正常听力内占有的范围大小可以看出,两人正常讲话交流时(间隔1米)音量及频率大小只需正常听力范围的一小部分,而且在0-120dBHL范围内主要集中在中低声压级的水平,其它大部分听力范围是用不到的。它同时间接地显示人在讲话时言语信息中的声音大小与频率成分一直在随时间做动态变化,且大部分言语信息都包括在大约30分贝和从125赫兹到6000赫兹的“言语香蕉”范围内,而不像我们的视觉是以某个常数值界定正常状态的感官。这就是为何跟矫正视力的眼镜相比,助听器要复杂得多,并需要用先进的电子技术。从助听器功能设计的角度讲,根据图1中左右两个听力范围的不同形状与大小,在理想情况下助听器的主要功能应是能够把正常的听力范围内的原始外界声接收到,然后把接收到的信号根据个人的听力损失状态进行处理和放大,然后压缩到一个更加窄小的受损后剩余的听力范围内(图1右)。这里我们可以明确看出助听器的基本功能是不能治愈听力损失(恢复到正常的大听力范围),但它能在一定程度上补偿听力损失,让以前听不到的原始声音信号以一种不同的形式听到。同时为了让助听器有效,听力障碍人士至少需要有一定程度的残余听力范围。如果是全聋没有任何残余听力时或者是极重度聋只有非常小范围的残余听力时,助听器对言语听力交流的帮助不大,因为如“言语香蕉”图所示,言语信息的有效声音传递,需要一定的剩余听力范围。
既然助听器并不是适合所有听力损失者,那么对于有听力损失并希望得到帮助的人来讲,第一件必须做的事情是确定助听器是否对他有用。而且对那些适合配戴助听器的听障人士来说,在选择助听器前,也需要做两件事:首先要接受检查诊断,排除各种可治愈的听力相关问题,然后得到准确的听力损失信息。另外从助听器功能设计的角度讲,除了处理声音信号,助听器的另外一个重要特性是它的可调性,用以适应各种不同的听力损失与佩戴者需求。而这个可调性主要是设计给专业验配师用的,因此在整个助听器购买过程中,为了达到理想的助听效果,客户需要专业的助听器验配师用以帮助听障人士选择调试合适的助听器,并有效地补偿每个不同的特定的听力损失与需求。
对于助听器的设计者来讲,从工程设计的角度要达成他的理想设计目标,即让助听器能帮助听障人士补偿听力损失并使用户满意,这个任务是极为艰巨的。特别是很难满足听障人士的期望值,因为在整个助听器的设计过程中有很多未知与不可控因子。例如当听障者对其配戴的助听器进行评价时,这个过程除了对助听器的电声特性做直观评价外还包括大脑思维活动,如对助听器的效果预期。换句话说应该是基于一个完整的人类听觉系统的工作加大脑思维的过程。图3展示的是一个概括性的简单“感知评价过程模型”,用几个尽可能简单的步骤来描述和理解当我们在感觉到言语声音信号后如何评价所收到信息的这一过程。

从这个模型中可以看到,在整个评价听觉感知过程中,助听器所能起到的主要作用只是在最前端帮助整个听觉系统提取或加强原始声信号。而在对助听器的声信号输出得出的最终主观评价前,这个输出声音信号还要通过最少3级的信息处理:声信号最前端感知与听力神经元声电信号转换,听力神经系统信息传输与调控,大脑神经系统对声信号的感知辨别处理,然后才是大脑神经系统的主观思维判断。而除了助听器,这几个层级都是不可控的。由于增加了不可控或不可预测因素,使得助听器配戴的效果也更具有主观与不可预测性。例如,假设3个有相同听力损失者佩戴了相同助听器并设置了相同的特性,然后听同一句“你好”。当助听器把 “你好”的言语信息传输给这3人后,一个中国人可能评价认为这个助听器好;而一个非洲人可能认为听不清或因为不懂,就认为这个助听器不好;而一个80岁老人家由于感官思维退化/迟钝,不能及时迅速理解声音的意思,因而认为听不清,也可能认为这个助听器不好。这就清楚的表明了助听器行业的产品特殊性,即使是所有客观技术指标都一样的产品,但对于用户来讲它还是不一定能满足实际患者需求。另外产品的特殊性还体现在它不同于大家熟知的其它家用电子及医疗消费品,如一个手机或是一个血压计,其具有通用性与短时使用性。助听器需要个人的“量身定制”,并需要在各种日常生活环境中长时间配戴与维护(3-5年或更长)。
通过图1的听力损失状况,图2的听力图与正常言语信号范围,和图3的听觉感官模型与以上的例子,就形成了助听器设计者考虑的产品基本使用效果。这个基本使用效果就是助听器能否满足2大方面效果:一是助听器的信号输出能否把图1左边的正常声音范围经过处理后完整的映射到右边的缩小变形的听力损失后剩余的声音范围内;二是助听器配戴后在达到了第一步的效果后能否让模型中这些大脑思维活动系统能准确认知声音信号中的言语信息。对听障者而言,助听器只是给更高层级的听觉感知系统提供了更多的信息输入,而这个更多信息输入的代价是把原始信号经过变形处理。就从科研的角度讲,目前的实际情况是我们人类对于自己的大脑听觉处理机制的认识还是非常有限,这也就很难使设计出来的助听器能更好的让大脑提高主观满意度。也就是说在目前的技术情况下,我们还不能将助听器的设计目标定为不实际的能完全满足听障人士需求,而是将其定为更简单、可控制和可能实现的目标。这个目标就是用助听器帮助佩戴者补偿听力损失,进而改善其日常生活中的言语交流能力。更具体地讲,用助听器将图2中正常言语香蕉图范围内的言语信号根据听损程度把它们处理放大后能完整地映射到更小更窄的范围内(如图1右),然后同时让配戴者感到舒适。而这个设计目标与基本实现步骤也是希望专业验配师能遵循并帮助听障配戴者实现的。
从技术层面来讲,如前面提到的,现代数字式助听器,不论是何种类型或品牌,简单来讲基本上是一个声信号处理系统:它依靠一个接近或位于人耳的麦克风接受周围环境声音做为输入信号,接着利用电子信号处理器和数字信号方法处理该信号,然后将处理后的信号由位于鼓膜附近的传声器(一种微型喇叭)转换成声音信号(输出信号)。对于助听器技术开发人员来说,这个最后由传声器发出的输出声信号在经过处理后应具备大致两方面功能:首先,助听器应能通过处理改变原始输入信号对配戴者听力损失进行补偿,处理方法如使用多通道宽动态范围压缩(WDRC)来自动调节音量,并通常调节改变通道数、曲线拐点,释放时间常量等来适应不同的听力损失状况;第二,处理器能对原始输入声音信号内容本身进行分辨与增强,使处理后的输出信号更智能、舒适和适合地适应收听环境,例如市场宣传方面听到最多的各种高级性能,像降噪技术、言语保真与加强、电话信号增强技术,等等。
然而以上提出的这两大设计功能要求,仍然属于理想的设计目标。因为助听器在实际实现任何以上两个主要功能的同时也会产生某些不利的副作用。例如在实施听力损失补偿功能时,助听器设备会主要放大小声信号并将其“挤压”到患者更窄的剩余听力范围内(如图1),这就意味着它需扭曲原始声信号。虽然患者在戴上助听器设备后能听到以前听不到的声音,但是他们接收到的信息是对原始声信号进行了改变的信息,这就要求使用者要能够最终辨别出原始声信号原来所代表的意思。也就是说在初始佩戴阶段,这种放大处理过的声音可能是不熟悉的、甚至不舒适的。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初次戴助听器后认为嘈杂不舒服。因为在佩戴者真正体验到助听器的最佳效果之前,大脑需要时间来适应一是扭曲了的原始声音,二是更多的声音信息。所以整个助听器的购买需要一个时间过程,并需要有专业验配师的专业服务来帮助选择合适的助听器型号,根据每个人听损的种类与程度以及个人生活需要进行调试验配,然后指导用户适应新的声音,这样才能达到真正补偿听力损失的作用。而对于第二种助听器的信号增强功能的实现,它所产生的负面影响一是源于电子器械本身的局限性,而另外是在使用工程学中信号处理方法时所连带产生的,因为任何对原始信号的增强处理同时也会使得目标信号产生不同程度的失真。而且这第二部分的功能设计的本意是希望能模拟或替代我们正常听力系统的一些功能。
对于一个听力正常系统,由于我们随时都处在声的“海洋”中,而不能像眼睛一样可随时把声音关掉,这就意味着我们自身的正常听觉系统会接收所有环境声音,然后我们的大脑在很多情况下将自动地相应地进行分析处理,例如在嘈杂的声环境中主要接受目标信号,而忽略(滤掉)背景噪音。然而目前市场中在快速发展的多种类、多性能的现代化数字助听器中,任何一个言语信号加强功能,如降噪、多麦克风、啸叫反馈抑制等,都会对原来的言语信号产生某种破坏。所以在实际助听器功能实现过程中,就需要一种在得到的益处与受到的损害中找到一个合适的平衡点。但因为听力环境的复杂性与每个患者的个人喜好与特殊需要等,助听器的这类功能也需要进行合适的选择与调配。所以如果患者希望依靠助听器来实现一部分信号分析和处理工作,例如分析哪些是噪声,哪些是更为重要的目标声源信号等,就需要由验配师帮忙选择具备相应性能的助听器,然后再让验配师根据制造商的具体说明来正确地设置这些助听器功能。不过到目前为止,整个听力工业界还没有关于助听器这些高端产品的各种性能的统一设置及执行标准。例如,厂家A与厂家B都申明有强大的多麦克风方向性,但它们的实际效果可能会相当不同。这就要求验配师根据配戴者的具体需求,同时根据各自厂家的不同调设方法来设置这个性能。更重要一点,助听器配戴者需要由验配师来指导用户正确评价与辨别助听器所带来的实际效果,比如患者的语音交流能力与生活质量是否得到增强,以及实际配戴者本身对加强功能的可接受程度。
通过前面介绍我们知道,购买一个助听器的过程并不是只买一个机器这么简单,而是需要经历一个产品服务链。当前助听器的首要设计目标是实现基于在有准确的听力损失数据条件下来帮助听力障碍人群提高日常生活中言语交流能力。而且我们可以看出目前即使是最先进的现代化数字式助听器,它依然还有很多局限性与不足。但对于最常见听力损失种类的超过80%的听障人口(感音神经性)来讲,助听器依然是最有效的补偿方法与帮助工具。然而目前的市场现状是,各种助听器的品牌、型号、产品特征以及巨大的价格差异让大多数消费者无所适从。那么消费者该如何得到正确信息,做出正确决定而不是淹没在这个“信息海洋”中?买一个名牌或一个贵的助听器就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从以上的文章介绍,本文的答案是,消费者在购买时不仅要买到助听器,而且也要买到相应的专业服务,因为一个助听器从其功能的设计角度讲是不能全面满足患者的需要的。所以问题的关键不是助听器的品牌或价格,而是首先要“得到就近的专业的助听器服务”,不管是在验配店,或是门诊,或是服务中心,或是医院。也就是说你在哪里购买助听器,你需要在那里得到便利的前期与后续的服务。
就目前的市场结构来讲,一个助听器产品在从制造商到消费者的过程中,同时还存在着一个重要的中间验配环节。在有成熟听力基础的发达国家这一环节主要由不属于任何厂家的助听器验配店与合格的验配师来承担,即一个验配店可根据患者需要销售任何品牌的产品,同时提供包含着整套的专业测听、调试,以及后续的康复、机器维修、咨询等服务。而对于每个品牌的制造商来讲,不论是否有名,也不论企业大小,他们都在试图开发制造出能够满足大多数听力损失患者的多功能助听器,然后卖给验配商,而不是针对满足每一个特定患者的。所以当一个厂家推出一个新的系列产品时,在卖给最终用户前,制造商们承担着另一个主要任务,就是要在门店、分销商或另外一些需要验配助听器的地方培训验配师,使他们能够正确使用所推产品,同时培训他们如何调节新产品中各种不同的功能来适应不同的听力损失人群。也就是说,一个厂家通常直接面对的客户是助听器验配师。而对于每位听力损失患者或最终消费者来说,是这些助听器验配师在提供直接的第一线服务。因为就在这些验配地点,一个厂家的多功能通用的助听器才会由专业的验配师根据每个个人的听力损失情况、生活方式和特别的需要进行个性化的调整配置。而这个专业服务环节,也是助听器功能设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虽然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确实出现了越来越多用于解决或是缓解诸如听力损失等问题的图径和方法。但是,由于缺乏对相关技术信息的认识,公众消费者也可能对这些高新技术产品的作用产生不当的期望与使用,从而限制了这些高新产品的实际功能的发挥。助听器就是一个明确的例子。不可否认,现代数字助听器是一种纯粹的高技术设备,因为它的软硬部件中融合了当今科技前沿的芯片技术、微电子技术和数字信号处理技术等。但是我们还缺乏对人类更高神经中枢的听觉处理功能的理解,因而其实际的验配与使用就非常依赖专业的测试和对应的服务。如果缺乏对助听器科技与产品的正确认识,同时又缺乏专业的服务,这就往往造成一是助听器功能的充分发挥受到限制,二是使用者满意度偏低。因此,对于消费者来说,为了真正能从助听器的使用中获得最佳效果,一个主要前提就是应该了解并认识到这些助听器的基本实际设计目标与功能,还有它的局限性。虽然现代化数字式助听器还存在很多问题,但它仍然是当今解决大多数常见的听力损失问题的最有效方法。

分类
新闻动态 新闻资讯

安徽省1020名听障人士将获助听器验配资助

聋康网讯 据安徽省残联有关消息显示,从11月12日起到12月10日,安徽省将在全省范围内开展助听器验配工作,共有1020名贫困成年听力残疾人获得助听器验配资助,更好地得到康复。
根据《安徽省贫困成年听力残疾人(助听器)康复项目实施办法》的相关内容规定,助听器验配工作分别安排在安徽省残疾人康复研究中心、安庆市残疾人聋儿语训康复中心、蚌埠市聋儿语训部、亳州市特殊教育学校、阜阳市残疾人康复研究中心、淮北市人民医院、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芜湖市第二人民医院等八个定点验配机构进行。
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只要是听力损失达到听力残疾标准,无助听器适配禁忌,家庭困难的残疾人,都可申请成为受助人。每人将资助数字式助听器1只、电池50块,并提供硬耳模制作及验配服务费300元。

分类
康复知识 教学园地

助听器为什么需要专业验配

“验配”是指在专业技术人员的指导下,选择适合自己听力的助听器。与眼镜类似,助听器是另一种需要“验配”的人体生理功能辅助装置。未经过专业检查和验配而随意购买和使用的助听器,不仅难以发挥助听效果,更可能损害使用者的残余听力,导致“越戴越聋”。
首先,因为每个人的听力损失情况千差万别,不同的听力损失类型、损伤程度、有无耳鸣、重振,听觉分辨能力如何等等,都导致了不同的听觉差异。即使是性质、程度完全相同的听力障碍,每个人的要求、感受也可能不同。这些差异往往与生活习惯、工作环境、主观承受能力等相关,因此不同的人对助听器的要求也各有不同。其次,助听器本身品牌、型号繁多,对使用者来说,是一个自己无法解决的专业问题,只能由专业人员代为选择和推荐。只有当使用者的听觉状况和使用需求与所选择的助听器的性能充分吻合时,才能达到最佳的助听效果。
Tips:助听器属II类医疗器械,国家对此类产品实行严格的许可和管理制度,为了保证听力补偿的效果和佩戴舒适安全,一定要到有专业资质的听力技术服务中心进行验配。

分类
新闻动态 新闻资讯

听力损失治疗中的伪科学

确诊为老年性听力损失后,选择合适的助听设备辅助聆听和沟通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误区一:听力损失可以通过药物治愈
事实:尽管市面上有许多所谓能治疗听力损失的药物和针灸疗法,而事实上仅有部分传导性听力损失者某种程度上可以通过药物或手术来改善听力,大部分老年性听力损失均为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其病变部位位于内耳或听神经,目前国际上尚无有效的治疗方法。一味求助于药物治疗或听信江湖郎中的说词,只会错过了佩戴助听器进行听力康复的最佳时机,导致终生遗憾。
误区二:佩戴助听器会损伤听力。
事实:通过专业的检查、验配、评估等手段选配的助听器不仅不会伤害听力损失者的残余听力,实际上还能帮助大脑延缓听觉和辨音能力的进一步退化,避免长期听力损失造成辨音不准,发音能力退化,讲话口齿不清等。
误区三:戴一个助听器就足够了。
事实:当双耳都存在听力损失时,单侧佩戴助听器很难分辩出声音的来源,方向,距离,也很难有良好的听觉平衡感。未佩戴助听器的一侧听觉则会因为长期不用而退化,加重听力损失。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很多人开始选择双耳佩戴助听器的主要原因。

分类
新闻资讯

助听器验配工作指南

助听器是听力语言碍者(以下简称听障者)专用的康复设备之一,须经过验配方能使用。如果验配条件或验配技术达不到要求,不但不能发挥其听力补偿的作用,甚至还会造成新的听力损伤。因此,为规范助听器验配的程序和方法,提高助听器配戴者的听觉康复质量,维护其合法权益,特制定本工作指南。
一、一般要求
助听器验配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不能作为一般商品经营,助听器验配工作须由具备一定康复听力学专业资质的专业人员,使用相应的听力学评估、测试、诊断设备,在测听室等特定的声学环境中完成。关于从事本行业人员的岗位资质要求、设备要求及测听室声学要求遵照《助听器验配机构基本设置推荐规范》、《助听器验配人员执业资格准入管理办法》执行。
二、助听器验配适应症及转诊指标
(一)耳聋分级与适应症
1、耳聋分级:世界卫生组织1990年推荐使用的耳聋分级标准采用0.5、1、2、4kHz四个频率的平均听力损失分贝数作为等级目标值。平均听力损失在26-40dB HL为轻度听力障碍;平均听力损失在41-60dB HL为中度听力障碍;平均听力损失在61-80dB HL为重度听力障碍;平均听力损失大于80dB HL为极重度听力障碍。
2、选择范围:平均听力损失在41-80dB HL听障者,通过助听器验配一般可获得满意的助听效果;平均听力损失在80-90dB HL听障者,通过助听器验配也可获得较为满意的助听效果;平均听力损失大于90dB HL听障者,应首选人工耳蜗植入,如手术条件暂时不具备,应及时选配特大功率助听器,也能得到听觉帮助。
(二)转诊指标:作为助听器验配人员遇到以下情况应停止向听障者推荐助听器并首先考虑就医。①快速进行性听力下降;②近期发生的听力损失;③伴有耳痛、耳鸣、眩晕或头痛;④传导性耳聋;⑤外耳道耵聍栓塞超过外耳道腔25%或外耳道闭锁。
三、助听器验配程序
助听器验配程序包括前期准备、助听器预选、助听器验配适应性训练、助听器效果评估四个阶段。
(一)前期准备
1、病史采集:详细询问发现耳聋的时间,耳聋是否进行加重,对生活中各种声音的反应。另包括母孕期的感染史和用药史、小儿既往疾病史、用药史、生长发育史、家族史等,询问病史应同时注意观察小儿的生长发育情况。
2、耳科常规检查:检查鼻咽部、咽鼓管和中耳腔的病变,这些部位的病变常可导致听力的波动,尤其要注意中耳病变等影响助听器选配的因素。
3、听力测试:根据年龄不同,选择适当的行为测听方法,如听觉行为反应法(6个月以内)、视觉强化测听法(6个月—3岁)、游戏测听法(3岁—6岁)、纯音测听法(6岁以上)。大龄听障儿童及成人听障者除了测定气导听阈外,应同时检查骨导听阈和不适阈,这些对于助听器的选择十分重要。
对一些情况复杂的听障者或小龄听障儿童,很难从一种听力测试中得到确切结果,除行为测试外,常需结合声导抗测试、听性脑干反应、多频稳态诱发电位、40Hz相关电位、耳声发射等客观测试方法共同确定其听阈值。
分析测试结果:根据听力测试结果并结合病史初步判断耳聋的性质及耳聋程度,向听障者本人或家长详细解释听力测试结果、配戴助听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4、诊断与鉴别诊断:对疑有脑瘫、智力低下、孤独症、多动症、交往障碍、发育迟缓等疾患的小龄听障儿童,要请求神经科和精神科的帮助,进行学习能力测验及相关精神智力检查,排除非听力性言语障碍。若怀疑内耳及相关结构的异常,可建议听障者进行颞骨的影象学检查如CT和MRI。若怀疑耳聋与自身免疫有关时,应建议其进行相应的实验室检查。
5、确定助听器选配耳:助听器选配耳的确定,原则上听障儿童与成人听障者基本相同。如果双耳都有残余听力,应建议分别依据双耳听力损失程度验配助听器。
6、耳模:①耳模不但具有将经助听器放大后的声音导入外耳道的作用,而且还可以固定助听器,使得助听器配戴舒适,密闭外耳道,防止发馈啸叫,更重要的是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改善助听器的声学效果。因此,凡是选配盒式和耳背式助听器时,必须制作相应的耳模。②耳模材料应不产热,无形变,对人体无毒,不产生变态反应,符合国家有关规定的化工产品。根据制作材料的不同,耳模可分为软耳模、半软耳模和硬耳模三种。软耳模与耳郭和外耳道软组织相容性好,不容易造成损伤。因此,小龄听障儿童使用助听器时可首选。硬耳模可随意设计声孔和气孔,可根据听力图确定耳模的类型、通气孔、声孔的类型、直径的大小等,更能体现良好的声学特性。③耳模的更换。由于小龄听障儿童的耳郭和外耳道的不断发育,一段时间后,密封性降低,对于听力损失较重者,会出现反馈啸叫,影响助听效果。因此,需定期更换,对于听力损失较重,配戴的助听器声输出较大的小龄听障儿童,更是如此。一般3-9个月小龄儿童,应两个月更换一次;9-18个月,应三个月更换一次;18-36个月,应六个月更换一次;3-6岁,每九个月或一年更换一次。对于成人听障者助听器出现反馈啸叫或耳模变形时也应及时更换。④部分小龄听障儿童回对耳模材料产生过敏反应,一旦出现应立即停用。
(二)助听器的预选
1、要求:助听器预选和验配一样,不但要求专业人员具有听力学知识,同时还应了解各种种类助听器的电声性能,即最大声输出、满档声增益、基本频响曲线及各种调节对频响曲线的影响;所选择的助听器应符合国家和行业标准。
2、预选过程:根据听障者听力情况在验配助听器之前选择助听器的输出、频响曲线与听力测试结果适当的助听器,并预设最大声输出,在验配助听器时既可以做到心中有数,又可以节省时间,一般可根据情况预选2~3种助听器。听力图和年龄因素不同,选择的验配公式也不同,如小龄听障儿童利用DSL公式计算出不同类型助听器所需的2cc耦合腔增益值(required 2cc coupler-measured gain ,RCG)、所需的真耳增益值(required real ear gain, RREG)或所需的助听后听阈值(Required aided thresholds, RAT),根据以上某项要求,选择符合要求的助听器,重点考虑助听器的频响曲线与所要求的频响曲线的吻合度。
对于有条件的、具备测试仪器的助听器验配机构,可用仪器进行预选。将得到的裸耳听力图按要求输入相应设备后,其可自动给出耦合腔的理想增益频响曲线,根据此频响曲线选择适当的助听器,通过调节音调、增益等,使其频响曲线与理想频响曲线最为接近。
在无相应测试设备的情况下,可根据听力损失程度预选助听器功率。助听器的最大声输出应与听力损失相适应。一般轻度聋选择最大声输出小于105dB (SPL)的助听器;中度聋选择最大声输出为115-124 dB (SPL)的助听器;重度聋选择最大声输出为125-135 dB(SPL)的助听器;极重度聋选择最大声输出为135 dB(SPL)以上的助听器。但对于听力损失呈渐进性下降的小龄儿童,所选助听器的输出应适当放宽一些。
(三)助听器的验配和适应性训练
1、验配并初步评估助听器:将音量调节到一个相对适当的位置,进行真耳介入增益、功能性增益或助听听阈测试。目前国内临床用得较多的是真耳介入增益和助听听阈测试法,例如用声场中所测得的助听听阈和目标曲线进行比较;如将测得的助听听阈结果和言语香蕉图或长时间平均会话声谱( SS线)对比,如不理想,重新编程或通过调节助听器的控制旋钮,如音调、音量、增益及改变耳模、耳钩的声学特性来实现,如效果仍不满意,可考虑换另一种品牌或型号的助听器。
指导家长:向家长交代如何配戴助听器、控制音量、更换电池、配戴耳模、保养助听器等问题,并指导家长进行操作。
2、助听器适应阶段:无论成人听障者还是听障儿童配戴助听器后都需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阶段,由无声到有声,有的听障儿童会产生恐惧感。因此,在此期间,助听器音量调节应由小到大逐渐达到处方要求;配戴时间应由短到长,开始每天可配戴2-3小时,逐步过渡到全天配戴;训练地点由安静到较吵闹的自然环境。适应阶段一般为1-2周,训练听障儿童会听测试音,并能做出反应,小龄听障儿童与老年听障者这一阶段应长一些,大约需要一至数月才能完成。
(四)助听器效果评估
助听器效果评估结果对助听器验配人员和听障者均有很大的帮助。助听器验配人员可通过评估结果了解助听器在听障者学习、生活中的作用,从而判断配戴的助听器是否达到优化,还可以通过评估结果帮助听力语言康复教师确定下一步康复计划。
助听器效果可通过几方面进行评价,如听阈改善情况的数量评估、言语辨别能力的功能评估、助听效果满意度问卷调查等。
1、助听器效果评估标准
助听器效果评估标准一般分为四级:一级为最适范围,音频感受范围在250-4000Hz,言语最大识别率约在90%以上;二级为适合范围,音频感受范围在250-3000Hz,言语最大识别率约在80%以上;三级为较适范围,音频感受范围在250-2000Hz,言语最大识别率在70%以上;四级为看话范围,音频感受范围在1000Hz以内,言语最大识别率在44%,需借助看话来理解语言。对听障者,无论采取医疗、康复、听力补偿等手段,只要使其音频感受在SS线上或语言香蕉图内,就可定为该级别的康复水平。对有一定语言能力的听障者,听觉功能评估应作为首选。
助听器效果评估标准

2、评估方法
(1)听觉能力数量评估
【声场测听】此法在小龄听障儿童助听效果评估时较为常用。
①测试环境:要求在隔音室内进行,隔音室应按照国际标准建立声场,背景噪声等于或低于40dB (A);测试声场要进行校准,扬声器采用与测试耳成45度或90度,高度与小龄听障儿童耳等高,距小龄听障儿童耳1米;测试刺激音为250~4000Hz的啭音,脉冲啭音或窄带噪声;
②测试方法:依据被测试者的年龄不同选择视觉强化测听、游戏测听及听声应答等测试方法。在测试时,先关掉非测试耳助听器,将测试耳助听器的音量、音调等放置已设置好的位置,测其听阈,然后用同样方法测另一耳助听听阈。
③结果判断:正常人的语言声在强度和频率上都有一定的范围,即长时间平均会话图谱。如声场是按声压级(dB SPL)水平建立的,测得的听阈值应与SS线进行比较,一般以SS线以上20dB为最佳助听效果,达到SS线为适合助听效果。如果声场是以听力级(dB HL)水平建立的,测得的听阈值结果与正常人语言香蕉图比较,阈值在语言香蕉图内为最佳。确定助听器的各项性能参数和工作状态后,应开具助听器处方并明确助听效果(最适、适合、较适、看话四个等级)。
【简易评估法】使用便携式听力计也可对小龄听障儿童听力情况进行评价。方法为在安静房间内,测试者站在小龄听障儿童背后,手拿便携式听力计,避开受试者目光,按照听力计规定的测试距离给声刺激,观察其行为反应,两耳分别进行测试。此测试对一些不具备隔声室条件的助听器验配机构、拒绝进隔声室、不能配合的小龄听障儿童,既简单又易接受。
【介入增益测试法】适用于成人听障者或5岁以上配合较好的听障儿童。
(2)听觉功能评估
听障者配戴助听器后的听觉功能评估主要通过言语听觉测试来完成。听障者寻求帮助的最主要目的是能听清、听懂言语,进而发展言语。言语测试是测试小龄听障儿童配戴助听器后对语言可懂程度直接的客观的方法,可显示在一些特定环境中听取言语能力的情况,是对助听器效果评价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对全数字助听器的评价更有实际意义。功能评估的测试音为言语声或滤波复合音。
儿童言语识别测试推荐选用中国聋儿康复研究中心(1991)研制并在康复系统广泛推广使用的以图画为主要表现形式的儿童言语测听系列词表《聋儿听力语言康复评估题库》,词表内容包括自然声响识别、声调识别、单音节词识别、双音节词识别、三音节词识别、短句识别、语音识别、数字识别、选择性听取等9项。成人言语识别测试推荐选用北京同仁医院(1990)研制的汉语最低听觉功能测试系列词表,该词表内容形式丰富,可以据需要选择使用。评估方法可依据被试者的实际情况和评估目的不同选择在安静环境中或模拟背景声中进行言语最大识别得分测试。(具体测试方法参见北京同仁医院编制的《听力学基础与临床》成人言语测听及小儿言语测听部分)
(3)助听效果满意度问卷
问卷形式可采用两种形式,一种为直接询问听障者(或亲属、教师)一些问题,然后计分,了解配戴助听器后改善情况。问题可包括“在和几个小朋友谈话时是否感到困难”、“在家里和一个人交谈时是否有困难”、“在超市和售货员沟通是否有困难”等等。另一种是通过配戴助听器前后评估结果比较的方法,用设计好的问卷,未佩戴助听器之前(unaided administration)和配戴助听器之后(aided administration)分别进行测试,分别记录得分情况,最后用助听后的得分减去裸耳测试的结果作为最终得分。
采取问卷形式对助听效果进行评估的优点在于能反映小龄听障儿童在不同的聆听环境中的情况。有些国家在这方面作了较细致的工作,包括制定一些标准化的问卷(如HAPI)和用于康复前后评估进行结果比较的问卷(HHIE)。
在配戴助听器后使用问卷调查效果较好,结果也较稳定。如配戴助听器后马上进行测试对助听器验配人员和家长可能更方便一些,但不是评估的最佳时间。
由于听障儿童的特殊情况,有时可采用由家长或教师对听障儿童进行密切观察,如观察听障儿童对自然界各种声音的反应来初步评价助听效果。听障儿童不同于成人听障者,许多感受不是用语言表达而是用行动表现出来或通过表情的变化来表达的。下面介绍几种听障儿童可能出现的反应及其与助听器功能设置的关系。
当听障儿童出现以下反应时,提示可能为最大声输出设置过高:拒绝戴助听器;对突然出现的较大声响感觉不舒适,表现出痛苦的表情;头痛;配戴助听器时间较长,如一天后感到疲劳;放学或家长将其接出康复机构时自行摘掉助听器;反复上下调节助听器音量等。
当听障儿童出现以下反应时,提示可能为最大声输出设置过低:经常自行将音量放至满档;对于自动增益控制助听器,听障儿童抱怨声音不连续;当接触较响的声音时,听障儿童感觉响度无明显变化。
当助听器的频率响应和增益与听障儿童的听力损失不匹配时,可表现为:对声音反应变迟缓或无反应;对某些刺激声感觉不舒适;依赖唇读或视觉等其他刺激理解语言;抱怨助听器内有振动感;拒绝配戴助听器;对Ling氏五声(a、i、u、sh、s)测试反应较差。
对助听器调节,根据听力改善其频响和增益后,听障儿童听力改善的表现为:对声音较过去敏感;语言的清晰度增加;对视觉的依赖减少;对声音、语言的理解和分辨能力增强;用Ling氏五音测试反应较过去敏感等。
四、跟踪随访
(一)随访内容:评估助听器效果,复查听力以监测听障儿童听力进展情况;复查助听听阈;必要时再次指导听障儿童正确使用助听器;根据需要调整助听器音质和音量,助听器检查或更新;是否需要对MPO、耳模及阻尼器进行调整;是否使用其他助听装置,如调频助听器、电话拾音线圈等的使用;了解听障儿童能听到的声音及语言辨别力的改进情况;和听障儿童家长讨论助听器及耳模使用情况;回答家长提出的问题等。
为了更全面地了解听障儿童在生活中是否充分发挥助听器的功能,随访形式可采用询问家长,也可采用问卷形式,最后通过得分来判断助听器的使用情况并重新出具助听器处方,制定下一步训练计划,确定新的训练目标。
(二)随访时间:一般做法是在配戴助听器第一年应每三个月复查一次,以后每半年一次。家住偏僻农村的听障儿童,到医院或助听器验配机构就诊不方便,可采取第一次验配时留观时间长一些,或助听器验配人员定期以通信回答问卷等形式进行随访。
五、听觉康复训练指导
助听器配戴的目的是声音的听取和语言的学习。为达到此目的,助听器验配小组应根据听障儿童的听力损失程度、学习能力水平、助听器配戴效果、家庭配合程度等制定相应的听觉语言训练计划和阶段目标,听觉训练的基本内容以音乐声和言语声为主,听感知、听理解和听表达是听觉训练的主要形式。
六、助听器验配流程图

分类
康复知识 教学园地

助听后的康复指导

重新认识声音:初次配戴助听器时,会听到一些因听力损失而长期听不到的声音,可以试着寻找声音的来源,分辨各种声音,让大脑重新学习和理解这些声音。
适应不同的声音环境:配戴一段时间后,逐渐适应了安静环境下的聆听,此时可尝试其它较复杂的聆听环境。
看电视:配戴助听器看电视或听音乐时,距离不宜太远,可先练习聆听一些发音标准,语速适中的节目。
打电话:配戴助听器接听电话时,要注意电话听筒放置的位置,最好将听筒靠近耳边收听,但不要盖住耳道口。如果发生啸叫,稍微倾斜听筒可能有助于消除啸叫,多试试不同角度就会找到最佳收听位置。
Tips:也可通过助听器的一些辅助设备来改善看电视和打电话的聆听效果,如无线蓝牙设备、环路线圈等。

分类
康复知识 教学园地

选择助听器前后要有合理的期望

在开始使用助听器时不要急于求成,对助听器保持正确的期望很重要。
需要注意两点:
1、配戴助听器以后,和以前不戴时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2、适应助听器需要一些时间,需要逐渐适应,并学习如何在困难的听觉环境下更好的使用助听器。